金庸为何排斥日本文学:住宅给日军烧光

摘要:金庸对池田大作又说起:“我家庭本来是相当富裕的,但住宅给日军烧光。母亲和我最亲爱的弟弟都在战争中死亡。”这样亲身经历的家仇国恨,很难让金庸对日本文化有亲近意。

金庸与日本文化

《雪山飞狐》(图源于网络)

2003年,金庸为《雪山飞狐·后记》补写了几段。其中谈到:“报上还没发表完,香港就有很多读者写信问我:是不是模仿电影《罗生门》?这样说的人中,甚至有一位很有学问的我的好朋友。我有点生气,只简单地回覆:请读中国的《三言二拍》,请读外国的《天方夜谭》,请读基督教圣经《旧约·列王纪上·一六-二八》,请读日本芥川龙之介小说原作《罗生门》的中文译本……”1959年给朋友写信时,金庸“有点生气”。四十几年后写出这节文字时的金庸,犹有几分愤愤之意。

金庸之所以如此“情绪化”,窃以为,主因有二:

一则,这些指认金庸模仿《罗生门》的读者们的见识太过浅陋,完全不明白“自古以来,一切审判、公案、破案的故事,基本结构便是各人说法不同,清官或侦探抽丝剥茧,查明真相,那也是固定结构”,而将其算作了《罗生门》导演黑泽明的首创与专利;如此一来,金庸就成了黑泽明亦步亦趋的学步者与跟风者,显得很有几分“趋时”与可笑,让金庸很是不爽。

二则,我一直感觉,金庸对日本文化日本文学并不如何尊崇重视。

自秦汉到清末,两千年来,中国文化人对日本文化与文学基本就是无视的态度。金庸很传统,继承了这种“上国心态”,对日本文化缺乏敬意。

六十年代的金庸,对日本报业的发展规模表示惊叹,对日本经济恢复之迅也表达过赞佩之意(回看母国的状态,怕是也有几分“妒火中烧”),但他几乎从来没有主动谈起日本文学。

责任编辑:秦豫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