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摘要:西安地铁三号线因为大雁塔站壁画,很是火了一阵子,其实地铁三号线二十多站的站,每站各有一个主题的壁画,尽管多有错讹,但细细看来,也不乏可观之处。

前阵子,西安地铁三号线因为大雁塔站壁画,很是火了一阵子,其实地铁三号线二十多站的站,每站各有一个主题的壁画,尽管多有错讹,但细细看来,也不乏可观之处。

只是揪着错误讥笑一通就散去,也不见得是君子好学之道。细看各站壁画中使用的元素和意象,有对有错,深入了解一下,也可以增长不少见识,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

丈八北路站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图By 西部时光建筑摄影

很明显这一站的主题是古代奥林匹克运动。

背景正中的希腊帕特农神庙人尽皆知,不赘述了。关于这神庙有个有趣的事,有些国内旅游社在招揽顾客时配的神庙的图是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一个全尺寸复制品的照片,大概那个复制品看起来更雄伟壮观吧。

这个复制品是19世纪末期的建筑,放到今天也可以戴一顶“优秀历史建筑”的帽子了。事实上,美国人已经把它加入“国家历史性地标 National Register Historic Places (NRHP)”目录,性质类似我国“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单位”。

美国在19世纪末的时候,神似我国现在,各种大干快上的建设,国力腾飞和腐败盛行并行不悖,一夜暴富后深感自己底蕴不足,翻出老祖宗的各种东西强行有文化,这一神庙就是这一时期的成果。我国近年也有好些不吝工本的仿古建筑,一百年后,老外们会来当真文物参观的吧。

至于真正的雅典卫城,近年来的保护状况并不怎么好。

背景左侧的驷马驭车人图像取材于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的阿提卡(Attica)黑陶雅典双耳罐(panathenaic amphora),制作于公元前400年左右,正是古代希腊奥运会盛行的时期。有人认为这是其中的一座奖杯。

战车竞赛是古希腊奥运会中一项重头戏, 按希腊神话故事,佩洛普斯Pelops就是通过战车赛打败了国王,赢得了公主,从此创立了战车赛感谢神的恩典。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Panathenaic prize amphora of a chariot race,图片来源:大英博物馆官网官网

右侧的图样取材于章怀太子墓出土的马球图。

章怀太子墓马球图已经被列入了国家禁止出境展览的文物目录之一。这个目录有时候在通俗语境中,也被称为国宝目录。

马球是唐初从西域传来,在唐皇室贵族中大为流行。但不过,马球在古典奥运会中并不是参赛项目,那会马镫还没有发明,不能稳定身体的骑士是无法做出各种马球技巧动作的。现代奥运会早期曾短暂地将马球列入过,后来因为覆盖面太窄又退出了。

下面浅色的五项运动中,标枪、短跑、长跑、铁饼,这四项都是古希腊奥利匹克运动中会有的项目。

最右边的一项,看起来应该是掷铅球,虽然这个项目目前是奥运会项目,但是在古希腊时代并没有这样的运动。比较常见的说法是掷铅球是从中世纪的炮兵用当时火炮的实心弹丸进行训练开始的。

至于图里这种侧向滑步的姿势则更是20世纪中期才出现的现代竞技技术了。

前景的深色跑步者剪影也是图有所本,来源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藏的古风时期彩陶雅典双耳罐,制作于大约公元前530年。和前面的驷马驭车人基本是同一时期同一风格的作品。这里运动员都是裸体的,这是古希腊奥林匹克运动的传统。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Terracotta Panathenaic prize amphora,图片来源: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官网

总体而言,这一站各种意象的选取依据比较明确,也比较妥当,围绕奥运的主题展开的不错,马球图的选用有点生硬,考虑到也要有一定的本地元素,选择陕西出土的马球图也是一个比较取巧的做法。

虽然现代的马球运动和唐代的不是一回事,皮相总归差不多。

 

吉祥村站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图By 西部时光建筑摄影

这一站是叙利亚国家主题,在叙利亚现在的状态下,把本不在一带一路国家中的叙利亚选入,是一件很值得赞赏的事情。

左侧背景的建筑是最近在网上很火的帕尔米拉古城,网上的镜头和图片大多数都集中在核心部分的剧院,俄军在首次解放此处后,在此组织过音乐会,但不久后此处再次被ISIS占领并炸毁。这种极端反人类的行为让人很有给普京汇个两三千卢布,支持他们赶紧把这帮孙子剿灭干净的冲动。

帕尔米拉是一片比较大的遗迹,除了最核心的剧院以外。它的柱廊也很壮观,就是图上选用的部分。这一条柱廊是非常华丽的科林斯柱式,和一般的科林斯稍有不同,这里每一根柱子的半高处都有一个小的悬挑平台,这个平台在当时会放置各种重要人物的铜像,一个市中心的名人堂。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Colonade

右侧背景的建筑是大马士革市中心的Umayyad清真寺,这是世界上最早最大的几座清真寺之一,完工于715年。它从建立起就成为了诸多清真寺效仿的对象,影响力甚至远达西班牙。

清真寺中还保存着萨拉丁的陵墓。萨拉丁也是一个传奇的人物,他是一个库尔德人穆斯林,但是在抗击十字军的过程中声望卓著,成为了埃及和叙利亚苏丹,还收复了耶路撒冷。今日中东杀来杀去的各路人马,大多都把他奉为先圣。

大概是这位先圣的庇佑,在多年的内战中,Umayyad清真寺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但阿勒颇另一座同样叫做Umayyad的清真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基本上已经完全被毁。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大马士革城内的Uyymay清真寺,图By Arian Zweger

背景里另外比较醒目就是”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前景中深色的板块都是来源于景教碑。

景教碑原物现藏西安碑林博物馆,也是第一批禁止出境文物之一。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拓片,图片来源:西安碑林博物馆官网

景教(Nestorian)是基督教的一个东方支派。碑文讲述了一个波斯景教传教士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谒见了唐太宗,获准传教。然后借用中国佛儒道各家经典阐释景教教义。落款者也自称”僧XX”。这算是基督教入华本土化的最初尝试。

碑文用汉字和叙利亚文(Syriac)书写,这种对应关系使得这块碑在了解古叙利亚文字上具有重要的意义。今天的叙利亚几乎已经不用叙利亚文了,通行阿拉伯语。除了陆路以外,海陆也有景教传入,泉州一带就遗留有景教墓葬碑刻。

另外还有两种文字,一种是苏美尔楔形文字,苏美尔是人类最早的发源地之一,大约从公元前4000年到公元前1700年。

楔形文字并不是一种语言的文字,多种语言都在不同的阶段使用过楔形文字,各语言间的楔形文字并不完全相同。但作为一种音节符号,总体上基本相似。这样的关系类似于今天用拉丁字母拼写的各种语言,虽然字母差异不大,但是其实是独立的语言。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苏美尔楔形文字字母表,图片来源:Western Washington University

最后一种是纳巴泰文,发现于El Hegra,刻录于公元26年,El herga和著名的约旦佩特拉神庙属于同一个文明。 纳巴泰文字和叙利亚文字都源于早期的阿拉米文字,并在日后的岁月中分化成西亚各语言的文字,比如希伯来文,阿拉伯文,现代波斯文等等。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19世纪末在沙特El Herga出土的纳巴泰文字,图片来源:Cooke, A Text-book of North-Semitic Inscriptions, Oxford, 1903, p. 229f. and Plate VII Google Books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El Herga遗址中的标志性陵墓

 

延平门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图By 西部时光建筑摄影

这站是明显的俄罗斯主题,虽然历史上的丝路大概和俄罗斯关系不大,不过现在的一带一路战略里倒是有俄罗斯,选入进来也算合理。

芭蕾舞《天鹅湖》,中国人应该人人都会哼上其中最经典的一段。时至今日,芭蕾舞在俄罗斯的社交生活中还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这次春节我在新西伯利亚,零下二十度的寒夜中,一场芭蕾舞剧《胡桃夹子》照样全场爆满,逼得我们只能买第一排的最贵的票,穿着冲锋衣坐在一群盛装的绅士名媛中。

套娃,也是人尽皆知的俄罗斯特产,然则这个画风过于魔性,一对大大的白眼,咋一看好像戴着法冠的尼泊尔活女神。也许这又是什么”时空交错”的艺术手法吧。

套娃在俄语中叫做”матрешка”,转写成拉丁字母是Matreshka,词根”mater”意为母亲。传统的套娃就是一个圆滚滚的穿着传统俄罗斯农民服饰的大妈,里面有一个小的,再有一个小的,有点子子孙孙无穷匮的意思。和我国地少人多不同,俄罗斯一向忧虑的是人口不足。套娃从来源来讲,应该就是一个生殖崇拜的文化遗留。

当然现在搞得花样百出,红场旁边忽悠中国游客的纪念品店里卖的最多的就是普京、叶利钦、戈尔巴乔夫……一直到尼古拉二世的套娃,如同历史上有好事者整理的一样,很好的体现了秃、不秃、秃、不秃的交替规律。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俄罗斯领导人的头发,图片来自网络

主图四座俄罗斯标志性建筑,最左一座是莫斯科大学主楼,斯大林的七姐妹中最为宏伟壮观的一栋。

所谓斯大林的七姐妹就是1940—1950年代,在斯大林同志的亲自关怀下,莫斯科市内建设的七栋高楼,所谓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建筑风格,而且在斯大林同志的亲自指导下,增加了中央巨大的尖塔。

这种建筑风格随着斯大林同志的权威在各社会主义国家中风行一时,比如北京的军博、上海的中苏友谊大厦(现在是会展中心)。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莫斯科大学主楼,图片来源:wikiwand

苏联时代的航天成就一直是他们自己乐意宣传的部分,美苏冷战时代在宇航技术和太空探索中的激烈竞争虽然靡费巨大,但的确是人类历史上最为激动人心的时代。选取航天元素放在俄罗斯主题中是很合理的,但是和平号空间站并不是那个样子,历史上似乎也没有这样的空间站。

至于宇航员,其实苏联的宇航服并没有那个喷气背包,这个图片实际上是美国宇航员布鲁斯·麦克坎德莱斯在搭乘挑战者号航天飞机执行STS-41-B任务时,第一次进行无系留太空行走时的图片。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1982年第一次无系留太空行走,图片来源:NASA

虽然拿这个来挑错有点太欺负人了,实在是比较冷门的东西。不过选用素材时,扒拉到碗里都是菜,恐怕也是鄙国设计业常态,还是应该严谨一些。

 

北池头站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图By 西部时光建筑摄影

这站壁画的主题是伊朗,背景几座建筑物都是伊朗最为著名的清真寺。

第一座是设拉子的Nasir-ol-Molk清真寺,但这里并没有体现出它的最大特色来。它大概是唯一一个使用了大量彩色玻璃的清真寺,日暮时分,阳光从窗户射进来的时候,渲染出极其梦幻的色彩,因而也成为了游客聚集的地方。

伊朗的清真寺,其实并不像国内某些地方那么忌讳重重,绝大多数是可以入内参观拍照的。这个粉色清真寺内常有姑娘来回逡巡追着光影各种自拍,老阿訇倒是见怪不怪,并不多言。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Nasir-ol-Mulk Mosque,图片来源:Ramin Rahmani

第二座是伊斯法罕的Imam清真寺,17世纪阿巴斯王朝兴建,位于伊斯法罕最市中心的地方,隔着一个典型的波斯花园式广场对面就是大巴扎。

穹顶下的迷宫无穷无尽,充满了当地手工艺人和义乌小商品,当然也有一些真的是伊朗特色的,比如青花细密画珐琅盘,各种繁复华丽的放射对称几何纹,看久了似乎整个世界都旋转了起来。

整个建筑最杰出的部分就是入口处的穹顶,站在穹顶下仰望,一种全世界向你涌来的感觉,宗教建筑在营造神圣感和敬畏感方面拥有独有的诀窍。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Imam Isfahan清真寺,图片来源:Andrew Schneider

至于第三个就是现代伊朗国家的标志了,本来是巴列维王朝建设的波斯建国2500年纪念碑,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改称”自由塔”,只是建筑师只能在海外享受他的自由了。

巴列维王朝也并不是什么人间天堂,只不过一部分人比另一部分更平等一些而已。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伊朗德黑兰市自由塔,图片来自网络

前景的商贸场景倒是生动鲜活,器型和人物造型搭配合理,希腊文化的双耳瓶(amphora),东方的梅瓶和八棱瓶。

左右两侧两件文物的选取也有些道理,左侧是北朝鎏金银胡瓶,现藏固原博物馆,带有明显的萨珊波斯的风格,瓶身高浮雕的人物讲述了引发特洛伊战争的帕里斯抢夺海伦公主的故事。

萨珊帝国的核心区就在今日伊朗的版图上。伊朗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在伊斯兰征服前也有着极其辉煌灿烂的文化。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鎏金胡瓶,图片来源:固原博物馆官网

右侧是唐三彩凤首壶,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这样的器型在唐代是一个流行样式,类似的文物颇多。凤首壶在唐代之前没有出现过,是外来的神鸟造型和中国传统持壶融合的产物,体现了唐代独特的外向性审美。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三彩风首壶,图片来源:陕西历史博物馆官网

ΔΔΔΔΔ

石家街站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图By 西部时光建筑摄影

左边的司南、侯风地动仪,都上过中学教课书,想必大部分人都是熟悉的。

左上角的那三只是火龙出水,其实也上了历史书,一种很神奇的二级火箭,首先由下面的火箭推动前行,在燃尽后,同时也更接近目标的区域引燃燃烧更迅猛的第二级,把爆炸物推送到目标命中。

这也是中国历史上少数把火药用于军事的尝试。思路和构造都非常巧妙,但是在缺乏可靠控制系统支撑的时代,这玩意的命中率大概也就是和无人机上绑的烟花弹差不多,离实用还有很大距离。

左右主图是中西造纸术,在原理上已经接近于现代造纸工艺,用纸浆压榨晾干造纸。

造纸术的西传一般认为因为怛罗斯(Talas)的战役的失败,使唐军中一批造纸工匠被俘,被掳往撒马尔罕,利用唐代的造纸技术开始造纸,并由粟特人传播到中东,再流传至西欧。

低成本、耐保存的中式纤维纸替代了之前的莎草纸、锦纸、羊皮纸,大大促进了文化和知识的传播,撒马尔罕就此登上历史舞台的中心,扮演着中西方枢纽的角色。

中间的主图是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列杰斯坦(Registan)广场上的伊斯兰神学院Ulugh Beg Madrasah。

撒马尔罕是乌兹别克斯坦旧都,对中亚历史稍微有点了解的人来说,这都是一个萦绕不绝的名字。当然,更多人可能是从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里知道的这个名字,郭靖曾在撒马尔罕城下,帮助成吉思汗攻陷此城,然后抗命直谏保了全城性命。历史上并没有这么回事,蒙古大军西征时,凡是坚守不降对自己造成重大损失的城市都会屠城,撒马尔罕在这次屠城中损失惨重,撒马尔罕造纸术也就此失传。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撒马尔罕列杰斯坦广场全景,图By elgalopino

列杰斯坦广场主要是帖木儿王朝时期的建设,蒙古西征后,在中亚建立了金帐汗国、察合台汗国,在经历了一番内斗之后,帖木儿统一了整个地区建立起汗国,定都撒马尔罕。

帖木儿帝国皈依了当时在文化上比较先进的伊斯兰教,并且在撒马尔罕建立伊斯兰神学院,列杰斯坦广场的建设就从那时开始,在整个广场周边建设了三所学院,由此成为了中亚的文化中心。

列杰斯坦的建筑也是伊斯兰建筑的一个高峰,是少数全面采用马赛克镶嵌花纹,而非瓷砖烧制技术的建筑之一。另外几个此类建筑,包括印度阿格拉泰姬陵和伊朗伊斯法罕大清真寺。

虽然是斯坦国家,民众当中伊斯兰信徒比例也很高,但乌兹别克斯坦以国内某些穆斯林的标准恐怕不那么清真。政府对在公开场合和教育系统中的传教严格管束,也没有搞出各种穆斯林优先、专用的东西来,猪肉和酒类也正常流通。

中亚几国,在面对伊斯兰宗教和文化时,各自的策略各有不同。这是一个有趣而敏感的话题。

 

胡家庙站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图By 西部时光建筑摄影

这站的壁画是个以贸易为主题的设计,前景里摆放的各项器物几乎把陕西出土的唐代文物精品全展示了一遍。

鸳鸯莲瓣金碗,何家村窖藏出土,现藏陕西历史博物馆。

舞马衔杯银壶,何家村窖藏出土,现藏陕西历史博物馆,第一批禁止出境64件国宝文物。

鎏金捧真身银菩萨,法门寺地宫出土,现藏法门寺珍宝馆。

兽首玛瑙杯,何家村窖藏出土,现藏陕西历史博物馆,第一批禁止出境64件国宝文物。

鎏金卧龟莲花纹香炉,法门寺地宫出土,现藏法门寺珍宝馆。

唐代和中亚的交流密切,这些金银器中有些明显的带有中亚草原文明的特色,比如同是何家村窖藏里的鎏金飞廉纹六曲银盘。

摩羯、飞廉、麒麟都是中西文化交融过程中,外来的神兽意象和传统的神话传说综合在一起创造出来的。而兽首玛瑙杯更是经典的来通(Rhyton)器型,非常浓郁的西域风情。

中景是各国商贾市民的交易场景,一来对服饰史不熟,二来这种场景很容易以“时空交错的艺术手法”解释过去,也就不多言了。唯一有点不对的地方大概是折扇传入中国已经是宋朝了,一群唐风仕女中突然出现一位摇着折扇的翩翩公子,这场景多少有点穿越。

背景几枚大钱倒是很有意思,开元通宝自不必说,人人知晓。不过,并不是很多人知道,开元通宝并不是唐玄宗开元盛世的年号。

开元通宝是唐高祖时代就开始铸造,终唐一朝,从头到尾都通行开元通宝,如果以此来计算的话,这应该是中国历史上铸造量最大的铜币。唐代也有年号钱,但类似于纪念币的性质,铸造不多,流通也不广。一帝一年号一通宝的传统也要到宋朝时候了。

另外一枚和同开珎反应了唐代密切的中日交往,和同是奈良元明天皇的年号,”和”意味大和、日本,”同”通”铜”,日本此前未发现铜,在此时第一次开采铜矿,因此称为”和同”。这一事件意义重大,以至于天皇为此改元。

和同开珎也是日本第一次铸钱,”开珎”通”开宝”,就是开元通宝的意思,性质大小重量一概仿效开元通宝。

开元通宝稳定的铸造显示了唐王朝强大的经历实力和文化影响力,建立了一整个东亚的共同经济圈,神似今日之欧元。

这枚钱也是西安何家村窖藏出土的,大概也是日本商贸流通入中国,然后一视同仁,继续等值流通无碍,最终埋入地下。

左上角和中下的银币都是萨珊王朝的银币,但是不同时期的。

萨珊王朝领土在今日伊朗高原一代,崇信拜火教,左上是银币背面,主体就是拜火教祭坛,顶部以圆点象征火焰,火焰左右两侧是五角星和新月纹。

现代星月纹被广泛认为是伊斯兰的象征,其实这一图样的历史远远早于伊斯兰教,在伊斯兰教创立后续多年也没有和伊斯兰产生紧密的联系,直到十四世纪才由突厥人引入伊斯兰文化中。

虽然国旗上有星月图案的国家加起来够一个加强班,但各自自视为伊斯兰什叶派和逊尼派旗手的沙特和伊朗的国旗反倒是都没有这个。

拜火教如今已经式微,但圣火还在伊朗亚兹德城里圣火庙里不断的燃烧,而且不打折扣地烧着某种特定的木材,保持着信仰的纯度。

中下是银币的正面,头像自然是铸造时的皇帝,这位是沙普尔一世,伊朗和安勒尼兰的万王之王。这个万王之王的称号还是从亚述帝国的时代流传下来的,萨珊王朝比较崇古,于是又用起了这个称号。

沙普尔大帝时代是萨珊比较强盛的时候,多次和罗马帝国战争,打得罗马人满地找牙,如此的丰功伟绩必须留给后世传扬,所以他把这些事迹、故事、文书刻到了山崖上,如今在伊朗的设拉子附近留有两处最为著名的Naqsh-e Rostam和Naqsh-e Rajab,两位罗马皇帝在他的马前下跪。这一刻几乎就是萨珊波斯的巅峰。

萨珊王朝经济繁荣,货币铸造量相当大,流传至今仍有不少,收藏市场上常品银币一枚不过数百之价,作为接近两千年前的遗物,值得收藏那么几枚。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Nassh-e Rustam,图片来源:wikipedia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Shapur I

最右的那枚金币则晚近了很多,是18世纪威尼斯金币。不过这枚金币的形制从13世纪确定下来起,到威尼斯18世纪末被拿破仑攻占为止,几乎就没有变化过。

马可波罗和威尼斯商人们扬帆四海,开拓大航海时代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一枚枚金币叮当作响着,把威尼斯一个小小的城市国家推上了历史舞台的中心。

这张图背景里的清真寺在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名字是Tara Masjid,其实是一座19世纪的晚近建筑,和前面所有的东西都不相关。这个实在是有点乱入了。

这个清真寺也叫Star Mosque,星星清真寺,原因是建筑前的小广场上有一个五星型的水池。真是不知道设计者怎么会翻出来这么一个冷门地方的作为艺术意象放进这个设计里。而且整个画面反应的事件、时代和伊斯兰几乎不相关。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达卡星星清真寺,图片来源:wikiwand

 

科技路站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图By 西部时光建筑摄影

土耳其主题,然后又是一堆清真寺,

从左到右:

索非亚大教堂,文明系列必不可少的奇迹“Hagia Sophia”;

东罗马帝国的国家大教堂,随着基督教的演进和统治者的变幻,来回的在东正教,天主教之间来回。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后被改为清真寺,直到1935年,现代土耳其的国父凯末尔将其改建成为博物馆。索非亚大教堂以其巨大而华丽的穹顶闻名于世,是拜占庭建筑的存世典范。

中间一座是蓝色清真寺,1616年建设,特色是六座宣礼塔,其宏大的规模即便对当时新败于波斯人的奥斯曼帝国而言有些过于吃力了。

蓝色清真寺是动荡中前后建设了十余年方才竣工,此时兴建者艾哈迈德一世早已离世。有趣的是,蓝色清真寺其实并不蓝,这也是个旅游者们口口相传、反客为主的名字。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蓝色清真寺,图片来自网络

右侧是博斯普鲁斯海峡大桥,现在已经改名叫做7月15日烈士大桥,纪念在去年7月15日未遂政变中死亡的人。不过那场政变的最后一幕就是控制这座大桥的陆军士兵从装甲车里走出来向警方投降,并且被剥得精光揍得屁滚尿流。

桥边的那一片建筑大概是Bodrum城堡,也叫圣彼得堡。医院骑士团在1402年建立的据点,其中大量的建筑石材来源于附近的摩索拉斯王陵,这座王陵建于公元前四世纪的波斯帝国时代,曾经是一座恢弘的建筑,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可见其地位之高。今日英文里陵墓(mausoleum)一词就是来源于此处。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Mausoleum王陵墓想象图,佚名

医院骑士团在修建城堡时,将已经被地震破坏的王陵彻底拆毁,把石材用于城堡的建设。但随着医院骑士团在罗德岛的基地被最终攻破,Bodrum城堡也落入了奥斯曼帝国手中,曾经的教堂被加上了一座宣礼塔变成了清真寺。

西安地铁三号线的壁画上到底都画了些啥?

▲用摩索拉斯王陵的砖石建设起来的医院骑士团Bodrum Castle

医院骑士团的架构和历史是另一件有趣的故事,前不久刚发生了一段内部人事纠纷,让这个历经千年的组织再刷了一次存在。

大书记长在慈善事业中分发避孕套,被认为违反天主教教规,然后大团长逼迫其辞职,教宗再逼迫大团长辞职。大团长、大书记长、大司令官、教宗特使,各种中世纪的古典官称让人看新闻看得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前景的舞者有土耳其著名的肚皮舞,也有唐代的琵琶舞、霓裳羽衣舞,那四个戴高筒毡帽的素衣男子的舞蹈大概是土耳其苏菲派特色的旋转舞。

苏菲派是伊斯兰教当中一个特立独行的宗派,在追求精神纯净的道路一路飞奔,把其他各路人马甩在身后,发展出了一些旁人看来诡异的修行方式,比如一度在网上流传甚广的”清真蹦迪”。

旋转舞也是苏菲派的修行方式之一,虽然看起来颇富娱乐性,典型的装束就是素衣高帽,素衣象征自己的寿衣,高帽象征墓碑,总之就是一个已死之人无忧无惧无欲无求的心态在飞快的旋转中和真主沟通。不过,现在苏菲旋转舞也成为游客们热门的观光活动之一,价格不菲。

关于大雁塔站和保税区站的壁画,我倒觉得总体来看,大雁塔站并不算硬伤严重的,选取莲花寺和泰姬陵作为印度的象征,并不算十分不妥。这种近当代建筑和历史事件混搭的设计在三号线各站都有一些。真要严格对应起来的话,恐怕大部分人会更加不知所云了,毕竟国人对很多异国的了解还是局限在一些最热门的标志建筑上。

保税区那张错的离谱的地图,就不一一挑错了,这种属于初中地理常识的问题,拿本地图自己看看就可以。错成这样,只能说责任心问题。

其他通化门、咸宁路、小寨、辛家庙、鱼化寨这几站的壁画,更类似于纯艺术设计,并没有什么历史文化意象之内,就不多言了。

看完整个设计,我个人认为,这种在地铁里有主题成系列的站内装饰是好事,但应该做的更细致,而且应该附上足够的解说说明,以便广大基础一般的旅客看了有所收益,写了解说就断了拿”时空交错”概念来搪塞的路子。

另一方面,现代人提起中东、丝路,似乎下意识地把这些文化意象和伊斯兰联系在一起。这并不符合史实,丝绸之路沿线和中东中亚地区的文明在伊斯兰兴起之前已经波澜壮阔地激荡过几千年了。

腓尼基、亚述、苏美尔、巴比伦、贵霜、科普特、萨珊、塞尔柱、花剌子模,西域三十六国,每一个展开都是说不完的故事。

丝绸之路这条交通线并不是因为运输丝绸才开始的,丝绸只是它漫长历史上输送过的又一样货物。青铜、小麦、马、绿松石、佛教等等等等,都曾在这条欧亚大陆的高速公路上奔流、散布。各种各样的民族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起起落落,车水马龙,共同塑造了这个多彩多样的世界。

责任编辑:付桂萍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