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平:同来何事不同归

摘要:1960年生,祖籍陕西长武,幼年成长于西安美术学院。1982年就读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今清华美术学院),1986年就职于陕西省艺术研究所。长期从事美术创作与研究,国家一级美术师,陕西省美协会员。其作品多次获奖,并被专业机构收藏。

主持人语:

2017年 3月26日,陕西省艺术研究院成立65周年暨“所改院”揭牌仪式在陕西省美术博物馆举行。作为揭牌仪式上的重要活动之一,画家张平的油画展将同时开展。遗憾的是,张平却无法参加开幕式,57岁的他因长期透支体力患病,已处于弥留之际。27日凌晨5分,噩耗终于传来……

张平先生从艺多年,从未卖过一张画,理想仅是60岁时在美术馆举办一次画展。

重过长安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为表示对张平先生‘’为艺术而殉道‘’的精神致敬,我们特约了同为生前友好的张新生,吴川淮两位先生的文章,以寄哀思。

微信图片_20170330093743

张平

1960年生,祖籍陕西长武,幼年成长于西安美术学院。1982年就读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今清华美术学院),1986年就职于陕西省艺术研究所。长期从事美术创作与研究,国家一级美术师,陕西省美协会员。其作品多次获奖,并被专业机构收藏。

公开出版个人美术专著《黑白装饰画集》《张平绘画作品选集》《张平作品集》,《艺术界》杂志张平油画专辑等。 2006年应陕西国画院邀请,在国画院美术馆举办首次个人绘画展。2008年被特聘为陕西国画院院外画家。2007、2008年西安电视台“艺家艺事”为其两度制作专题并播放。

张平绘画作品选题大气而宽泛,主题鲜明,内容紧贴扎根于时代,哲理性的思考和超前的表现意识,富有穿透力而独特的画风,国内多家网站都有他的宣传网页,甚至高价润格他的作品。但张平从未卖过自己的1幅作品。他说国家养着他们一批画家,自己只是个“画娃娃的”,没别的本事,理想是60岁时在省美术馆、国家美术馆再举办画展……

1

白日梦

——读张平画册有感

文/张新生

画画的人多,画册便多,多到什么程度,让人看了麻木。作为一个以艺术为业的人,我这样说的缘故是觉得众多的画册并未呈现出多姿多彩和多式多样,而只是一味地多量。这类画册看得久了,人的感觉便开始迟钝,我怀疑自己还能否从事这个行当。

友人张平给了我一本画册,翻了一遍之后,那起了茧的神经似有一种被触动的感觉,索性就看了两遍,那结了壳的心竟然生出一番感慨。

他的画册前半像是说“活着有多美,活着有多好”。我注重画册的后一半,那是张平对于“美好”的体验和思考——就像一碗呥面调上了辣子——寡淡的嘴里有了味道。

2

张平习过大量的传统绘画,但他的画风中看不出多少古香古色;他也时常下乡采风,而他的着色中并没有民间的土里土气。这个陕西愣娃既不想附庸风雅,也不想谄媚民俗。一句话,他不愿做别人的传声筒。而他那独特的绘画语言,竟还能向公众传达出某些意思来,真是瓜人有瓜福。

多数情况下,瓜人是要吃苦的。

张平很像他笔下的人物——又皮实又颟顸(参见1《白日梦》)。他不仅舍近而求远,还要舍易而求难。对于先人的遗产他拒绝模仿,也不愿把洋人的东西拿来组装,上路后他埋了头只顾黑走,根本不管前面的路还有多长。

3

张平自小生在农村,儿时村口打麦场边上的大喇叭时时播放《我爱北京天安门》,他便常常梦到天安门。后来张平在北京上学,国庆之前去了那个梦中的地方。临近十一,天安门张灯结彩,广场上花团锦簇。但他笔下展示的却是他梦中的天安门,农民们在广场上忙着打麦(参见2《大场面》)。我问他怎么不画你见到的那个天安门呢?他说那是摄影家干的事。

其实,他最早梦见的不是村里的大人在天安门广场打麦,而是他在钟楼下放羊(参见3《家园》)。多少年过去了,他终于在画布上实现了这两个梦想。有人说张平对农耕文明情有独钟,有人说这是张平对工业社会发展过快的矫枉过正(参见4《留念》)?在我看来,张平无论从事什么行业,评上了什么职称,骨子里还是一个农民。在农民的眼中,麦子和羊群当然比彩灯和鲜花更加受用。当年孔圣人对此已有深刻地体察,他曾说过:“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中国人民忍饥挨饿地过了两千多年的文明日子,深知吃饱肚子才是人的第一要事。张平似要告诫今人,无论社会怎么发展,但“民以食为天啊!”

4

前年某天,张平陪友人去了兵马俑,后来便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名秦兵,威武雄壮,势不可挡,融入到秦始皇当年的军阵之中。但秦军旗手的旗子,竟由黑色变成了红色,秦兵手里的剑戟,也都换上了微冲(参见5《血脉》)。试想,用先进思想和先进兵器武装起来的秦兵,横扫六国哪还用得了十年!没看到秦兵脸上那既得意又诡异的笑容吗,他们似乎在说:不出一年便能搞定!五十多岁的人了,竟还赶时髦玩穿越。

前不久张平告诉我他梦见他上了天。我问他怎么上去的?他说他走上去的。我说没听说哪条路能通上天!很快我便看到了他画的《天路》(参见6《天路》)。

5

作为一个画家如何成功?“内靠官员,外靠富商”。据说这是某个画界成功人士总结的两条便捷的路子。张平放着现成的路子不走,偏要走他那条《天路》。不知这《天路》能带他进入官场还是能让他进入市场?看样子他不光睡着之后爱做梦,睁开眼睛仍在做他的白日梦。

我怀疑他小时候除过放羊之外,还放过驴……

他的确是一个瓜漎。岂止是瓜漎,简直就是瓜漎。正常人,谁会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用磅秤称(参见7《无标题》)。

人之初,性本善。荀子与孔子唱反调,他偏认为人性恶。其实,善也罢,恶也罢,生下来有一点是一样的——都比较瓜。长着长着,有的人学灵了,有的人学滑了,有的人升官发财了,有的人成名成家了。依此而论,张平一直没长成,到今天还是个大瓜漎。

就他的专业而言,你同他谈美术理论,他偏跟你东拉西扯;而一旦说起绘画创作,他说他服从他的感觉。我曾想为他分门归类:从绘画观念上,你追求的是象征主义还是超现实主义?他嘴里嘟囔了半会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如同一个做梦的人醒后说不清梦一样,或者说这家伙根本就没睡醒。据某人说,艺术恰恰就需要这种爱做梦或睡不醒的人。那么翻过来讲,那种时常保持神志清醒的人是不必搞艺术的,他们可以去从政,可以去经商,当个律师法官啦,搞个合同订单啦……三百六十行,这类人能派上用场的地方太多了。既然如此,艺术干脆就让张平这些瓜漎去弄,因为在当今这个人与人之间斗智斗勇激烈竞争的社会中,这些被驴踢过的瓜漎们,除过艺术之外,恐怕弄不了别的啥了。

其实艺术也不是那么好弄的,弄不好就让艺术把人给弄了。被弄之人,常常混淆了艺术与现实的界限,一味地追求那纯真、完美和至善——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久而久之,这些追求就变成了幻想。对于瓜漎本人来讲,这幻想既是一种财富,也是一种负担。作为一种财富,它无法在现实的社会中去挥霍;作为一种负担,则只能在艺术世界中去寻求解脱。记得弗洛伊德说过:“没有幻想就没有艺术,也没有欲望的实现和满足……”

6

如果按照弗氏的说法,张平这些年还真没白过。

最近,某位评论家在看了张平的画作之后做了如下评论:

张平摒弃各种土洋理论,抛开概念,注重意象,以其多年学院生活造型和色彩练就的功夫,把心灵的直觉和幻觉描绘成一些让人闻所未闻却又似曾相识的东西,不仅令人眼前一亮,还能让人产生幻想。

看了如上的评论我生了如下的疑惑:

莫非张平想让我们同他一样,都来当瓜漎,去做白日梦.

7

如果大家真的都能入梦,那将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情。起码,大家就用不着再欺骗伪装掩饰隐瞒啦。恶也罢,善也罢;坏也罢,好也罢;害人也罢,为人也罢,是啥就是啥。每个人从思想动机到语言文字再到所作所为,保持高度一致。狼要吃羊直接下嘴就是了,用不着事前为找“理由”而与羊展开辩论。狼饿了,要吃羊——这便是宇宙真理。就像贪官,既然爱钱,就明说自己是为人民币服务的——干脆把你的各项服务费用明码标价——别再把为人民服务挂在嘴上来恶心人民啦;比如三鹿奶粉,既然掺了三聚氰胺,就在包装上注明三聚氰胺在奶粉中所占的比例含量。总之,让人们的心中所想在现实中变得直截了当。从此以后,无论谁再怎么吃亏倒霉,都不是因为受骗上当。试想,每个人都生活在阳光下,这样的社会多敞亮!

受这瓜漎的影响,我也进入梦中:

鲁迅曾说:世上原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照此说,张平那条《天路》或许真的能够行得通。

难道这“白日梦”真能梦想成真?!

莫非我也变成瓜漎了。

微信图片_20170330095359

永远的遗憾

文/吴川淮

张平,陕西省艺术研究院创作中心主任,油画家。他画的油画,是非常现代的一路。

我们八十年代所崇尚,以后又不太表现的一路被他继承着。尤其是他的绘画中,黄土高坡上的故事,被无限地放大凸起,人似乎生活在荒诞之中。

张平很幽默,他以喜剧的眼光看世界。用荒诞的构图解读世界。

去年,我在长安。听说他有病,专门去医院看他。他描述在医院某晚突然患病,那感觉是从下到上窜了上来一样。

他答应给我画一张画,肖像画。我一直期待着,看来这成了永远的遗憾。

横版艺文志

责任编辑:付桂萍 主持人: 史铭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