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村日记|宜川县丹州街道办王湾村 村里有人主动不当贫困户了

摘要:月23日是我驻村第7天,这几天,村里正在按照相关规定重新识别贫困户。就在我入户了解相关情况的时候,听村干部说铁龙湾小组的老沈自愿退出贫困户。

5月23日是我驻村第7天,这几天,村里正在按照相关规定重新识别贫困户。就在我入户了解相关情况的时候,听村干部说铁龙湾小组的老沈自愿退出贫困户。

老沈叫沈志刚,今年69岁,老伴叫王秀珍,他的家就住在村口,由于201省道从村口经过,他和老伴就在家里开了一个小商店,卖些烟酒饮料。

我住在铁龙湾小组,经常去沈志刚家的小商店买东西,也跟他聊起贫困户的事。

昨天下午,我再次找沈志刚来聊聊退出贫困户的事,沈志钢说,向前看咱不如别人,向后看,还有不如咱的呢。

沈志刚当了一辈子农民。24岁那年,由于河南老家人多地少,吃不饱饭,便跑到韩城投奔大姐,那个时候,韩城的政策比较严,由于无法落户,在大姐家待了一年多,又去了黄龙。

“黄龙当时倒是给我落了户,也有地,但黄龙山上的水土不行,人非常容易生病,导致心脏不舒服,还有大骨节病。”沈志刚说,1975年,26岁的他独身一人从黄龙来到了铁龙湾村,当时铁龙湾人少地多,全村大概只有60口人,生产队给他分了一个土窑,他参加集体劳动,还当了几年拖拉机手。

在铁龙湾,沈志刚还收获了爱情,经过村里一个教师介绍,他和王秀珍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生产队解散时,沈志刚家分了大概有18亩地,为了养家,他还承包了十几亩地。当时主要种玉米和烤烟,一年收入好的时候能到1000元左右。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家的情况也在村里算是中等情况。但几个孩子要上学,负担还是相对要重一些。”沈志刚告诉我,当时孩子上学,一周拿5毛钱的生活费,他一周还要进城给孩子送两次馒头,要不然,天热的时候馒头放两天就发霉了。

沈志刚的孩子们都很争气,一个学医,毕业后嫁到了山西,目前在一家医院工作。最小的女儿如今在北京工作。前两天,孩子们说他身体不好,提前给沈志刚过了70岁生日。

王秀珍告诉我,去年,因为老两口没有什么劳动能力,村里按政策将他们纳入了贫困户。今年重新确定贫困户的时候,他们放弃了这个机会。王秀珍说,家里的条件还过得去,孩子们也孝顺,虽然老两口没有劳动能力,但国家一年还给我们一些老龄补贴,日子也过得去。

给沈志刚过完生日,孩子们也都知道村里重新确定贫困户的事。几个孩子不停打电话跟他们说,不要再当贫困户了。

“夸富不夸穷。”沈志刚说,如今地也都给孩子们种了,我们老两口看病有合疗呢,孩子们平时也给一些零花钱,加之开了个小商店,日子比以前好多了。

昨天下午4点多,王秀珍正在院子里做饭,我去给他们拍照片,沈志刚站在院子中说,贫困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这种事,他再也不会去争了。

华商报记者 张建全 文/图

责任编辑:王亚东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