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熊: 独上高城眺旧京

摘要:赵熊,当代著名书法家、篆刻家。陕西省书法家协名誉主席、终南印社名誉社长、西泠印社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委员、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

 肖像

赵熊,当代著名书法家、篆刻家。陕西省书法家协名誉主席、终南印社名誉社长、西泠印社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委员、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曾出任:当代篆刻艺术大展审定委员、西泠印社评展评委、全国第九届、十一书法篆刻展评委、全国第六届篆刻展评委、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书法展评委。

赵熊先生在诗、书、画、印上皆有成就。出版有《中国篆刻百家·赵熊卷》、《赵熊篆刻集》、《风过耳堂吟稿》(诗集)、《明道若昧—赵熊选刻道德经》、《境由心造—赵熊诗文书法篆刻集》等二十余本书籍。 

汉印1

所谓“汉印”

/赵熊

许久以来,我时不时地叩问自己,何为汉印?

追寻五十年前走近篆刻的那一刻,心里存留或期盼的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印章形式?那时并没有“汉印”的概念, 当然也没有其他关于印式的名称或印象。但回望初始的蹒跚痕迹,竟然依稀有着汉印的一脉骨血!这绝非冥冥中的契合,而只能是以当时一介少年的见识,便从心里认定了这便是称为印章的东西。

汉印不仅仅作为中国印章发展史上高峰期的代表符号存在着,重要的是汉印最早、最清晰、最深刻地揭示了中国印章的形式构成规律。其所表现出的方中寓圆、正中出奇、分布成律、气息周通的形式感,正是汉印精蕴所在。

宏观地看,明清文人治印的演进,就是一个不断深入学习理解汉印的过程。并在此前提下,生发出不同的变化,确立流派样式及个性风格。以晚清至近代印坛三巨匠吴昌硕、黄牧甫、齐白石为例,虽然他们面目各异,但从印章的构成 形式上来分析,无一不在汉印规范之中。同出一宗而能门户自立,一方面足见大师们个人的艺术能力,同时也显示了汉印对以方形为主的印章印式的不朽贡献。

汉印3

继承的目的在于发展。如果仅仅将汉印看作是一种僵硬的符号形式,则汉印于今人不雷是一道远去的风景。如若从汉印内在的精神着眼,则汉印便有着方寸之间气象万千的宏大领域。就具体而言,既要发扬汉印精神,又要冲破汉印居有的形式藩篱,其首在篆法。客观地看,方齐规整的缪笑形式既有利于构成印面章法,同时也极大地限制了活泼多变章法的生成。因此,在缪缪篆形式中适度而合理地掺入一定成分的大篆结构,无疑是一条可以探索的路子。其实在缪篆的前身—— 秦摹印篆中就存在着诸多结字上的变化,特别是在秦私印中有着大量精彩而鲜活的印例。大、小篆结构中诸如斜、弧、圆形的结构形态,能有效地活变缪篆的方齐规整形式,从而给汉印带来新的生机。再者,缘于篆法上的改变,也为章法 和刀法上的写意性提供了变化和表现的契机。

另外,在汉印生成的时代里,篆书已失去了作为官方书体的地位,但却以一种更为自由的形态应用于社会之中。如铜器铭文,如砖瓦文字等等,都可以纳人汉代篆书的范畴,与汉印文字等而视之。在这些文字形式中,其自由活泼的风气 远甚于汉印文字,但它们在精神和气息上与汉印文字又是一脉相承的。在学习与借鉴中开拓,才能给汉印形式带来持续生存发展的机缘。

汉印2

从汉印的形式构成中,还可以窥见中国传统的哲学观、世界观。譬如其中静与动、方与圆、虚与实、阴与阳的对应矛盾变化关系,无不反映着中国式的哲学精神。在今天,只要方形印式及人印文字形式仍主导着篆刻创作,则汉印所揭 示的形式构成规律仍然是篆刻创作的圭桌。老子在《道德经》中主张:“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这种谦和的包容态度,或者便是汉印的精神所在。所谓“汉印”,唯有在勘破其外在形式,直抵精神内核,方能言之理解罢。 

青门

赵熊先生的诗书画印

李立荣

赵熊先生首先是位修为全面、学养深厚的学者,其次才是人们所熟知的印人、书家、诗人、画家。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赵先生是把人们司空见惯的刻印、写字、作诗、画画都当做一门学问来做,也都做成了一门学问。

潘天寿先生曾有:“中国画家不必‘三绝’,但须‘四全’”一说,其实不管是画家、诗人还是书家、印人,都应该有“但须‘四全’”的艺术追求与理想。中国的文人艺术到了元代赵孟頫时代,便形成了诗、书、画、印逐步相结合的模式,此后历经明、清乃至与近现代而成为优良的传统,可以说是赵孟頫发其端,文寿承承其绪至清代蔚为壮观而大家迭出,至近现代吴昌硕、齐白石而达其巅峰。

如是我闻

中国的篆刻艺术,成熟于秦汉,异彩纷呈于明清之际,虽历经数千年而时有兴衰之别,但其间印人林立,开宗立派者代不乏人。然自秦汉以后,印人多以“印宗秦汉”为旨归。深谙印学的赵熊先生自然有着清醒明晰的认知,正如他在其《失落秦汉》一文中所说:

“秦汉印作为中国印章发展史上的第一个高峰,历为世人所肯定。虽然,当时的玺印制作者并不是基于艺术的目的进行创作的,但由于深厚的文化积淀和熟练的文字构成经验,使得在秦汉玺印中表现出了丰富而深邃的审美意识。特别是秦‘摹印’文字及汉‘缪篆’文字的形成和确立,为秦汉印乃至后世玺印的制作与创作,奠定了不可动摇的基础。千年之后,中国印章发展史上第二个高峰——明清流派印形成,纵览当时印坛诸家,也大都未能翻出秦汉印(特别是汉印)的如来掌心。至近代,黄牧甫自不必说,写意印巨匠吴昌硕的印式基础在秦汉,以霸悍印风名世的白石老人的根基依然是汉式。即便在当代,诸如韩天衡、王镛、石开等位,以及‘流行’麾下的不少兵勇骁将的作品,倘若拂去其色泽不一的外在包装,其本质依然未出秦汉印的藩篱,骨子里依然是秦汉印的基本构成形式!”

吟雪

有如此思辨,赵先生的篆刻自然就坚定的追求着秦汉遗风了。当然,艺术作品的终极境界还是追求艺术那独一无二的“这一个”,所以取法乎上的高蹈只是手段并不是目的,目的是完成自我人格的塑造和自我面目的独立,如此就必须有着转益多师的“勤”和独持己见的“才”,这两点赵熊先生自然是兼而得之的。所以,他在宗法战国、秦汉玺印同时,又能旁涉百家。如先生20岁时仿白石老人“夏少丰印”,21岁时临陈衡恪“师曾”印,23岁时仿邓散木“谁主浮沉”印等等,都能在惟妙惟肖之间显现他的才。而翻检先生创作年表,随处可见诸如某年刻印二百二十余方;某月刻印三十方……某月刻印二十余方……以致五十余年来刻印万余,于此,可见赵先生执情之痴与刀耕之勤。

赵熊先生的刀耕之才,一来显现在他学习取法的睿智上,二来显现在入印用字的丰富上。赵先生入印用字,举凡甲金、小篆、缪篆乃或泉币文字以至于老宋字体,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符合“尽量涉猎广而多重吸收”的创作思路。且看老宋字“书乡”一印的边款铭文:“书乡杂志嘱刊一印,画稿数种未有佳构,忽即兴得此,殊觉快意。丙子秋雨中,面墙斋记。”就能见白石老人式的狡黠自足。

当然,能有如此手段就得说说赵熊先生的书法,何况前人有着“印从书出”的论说。

作品 鹤

赵先生的书法,以篆、隶、行三体为擅,内中尤以篆书最为出神入化,能在一体之间裁为百种样式,然审视其作,能于或方或圆、或狭或广、或扁或纵、或正或欹的高妙变化中看到他的筑基的扎实和才思的跃动。因为扎实,其作多样而不怪诞;因为跃动,其作宗法而有所变。这正验证了赵先生关于“风格”的阐释,他说:“时下,似乎人们对‘风格’与‘形式’ 有些混解,好像那种表象的形式雷同,就可荣获一顶‘风格’的桂冠。其实,我以为真正的风格存在于那种无论表象如何变幻,而始终蕴藏于‘质’中的独特语言之中。表面所谓无风格,也许正是其风格所在。”中国人看重书法,所以总对书法有所苛求,人们珍视珍爱艺术之林中的“这一个”,又责难“这一个”在自成格调后的重复。然而就此来说,赵熊先生的篆书是经得起当下的品味和时间的淘漉的。赵先生的篆书写的出神入化而隶书却写的面目独张,这“独”却是在步步为营的历练中完善成熟起来,曾见早年陕西书院出的一本小书中有赵先生所书“扶起绿荷承早露,惊回白鸟入残阳”隶书联,用笔寓圆于方,结体寓方于圆,即想在隶中见篆于篆中生隶,而与点画起止之间亦见行草韵律。然此书印行之季当在1991年左右,赵先生年届不惑虽思想圆融而手段多有局促处,故是作有夹生之憾。岁月不居,20余年忽忽而过,如今赵先生的隶书在面目独张中尽显着通融自在的赏心悦目。难怪时人对他的隶书有着这样的评价:“赵熊在书法创作上的成功创造在于集多年深厚的篆、隶基础,创作出别具一格的‘五分书’,即以篆书之形,表隶书之神,篆隶笔法各取一半,入古出新,气势磅礴而旷达。”或篆或隶,赵先生宗碑多年,可以说是完全的“书宗秦汉”了,所以他的行书自然就是他碑派书风的衍生,在方棱硬挺戛戛独造的体式里寓篆韵隶姿于字里行间,故能就“质”而去“妍”,表达着赵先生高古而静穆的艺术诉求。历来论者以为行书最能见人性情,于此,可见赵熊先生人格所在。

作品1

有人这样简单地概括中国画——什么叫中国画?中国画就是书法基础加造型能力。书法解决中国画的笔墨问题,写生解决中国画的造型问题。其中书法是国画的基础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然而中国画重意尚韵,所以对于造型写生一说有其商榷之处。赵熊先生的画,无疑是传统文人画的遗绪,在逸笔草草之间追求的是意的寄托和韵的追求,深厚的书法功力和卓绝的制印手段,使他在挥毫运墨和处理章法布局上都显得游刃有余。题材多在飞鸟、游鱼亦或松竹、梅兰之间,寥寥数笔能墨发五彩,盈盈尺素可见逸思妙想。

书、画、篆刻,赵熊先生的艺术行止都表达着浓浓的崇文气息,而书有文风,画显文气,印寓文理,正是此数艺的可贵与高贵处。古人有“凡百技艺,未有不静坐读书而能入室者”之说,赵熊先生因读而文,因文而将自己所涉猎诸艺之思、之想集而成书,故多有理论著作行之于世。如《赵熊篆刻集》《米芾蜀素帖技法赏析》《怎样学隶书》《篆刻十讲》等等。古人又说:“印章不关篆隶,然篆隶诸书,故当遣玩,譬如诗有别才,非关学也,然自古无不读书之诗人,故不但篆隶,更须读书。古人云画中有诗,今吾观古人印章,不直有诗而已。”以此而论,赵先生书中之文、画中之文、印中之文正可谓所来有自,先生著述正有诗集《风过耳堂吟稿》《咏印百绝》行世。

对于赵熊先生的诗作,学者、书家陆衡有过这样的评述:

作品2

不少名家,书必唐诗宋词;更有甚者,无论何时何地,出手必“月落乌啼”,真是目不忍睹。赵熊先生善诗词,其书法作品多写自作诗词。这在当下的书坛已是凤毛麟角。他从大自然和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发为诗歌,有对大自然的感悟:“独上高城眺旧京,钟山虎踞紫云蒸。六朝华丽梦一枕,脚下年年绿草生”(《登南京中山门》);有对古代文化的感慨:“旧时盛景成追忆,今世人心待复原”(《重游西安城隍庙》);有对艺术的观照:“最是撩人印半通,雕刊急就出奇工。心无挂碍天机近,直教吾侪苦觅踪”(《秦半通》);有对人生的思索:“濡朱染墨此生残,换取霜丝意泰然。成败丑妍皆幻象,人褒人贬是因缘”(《砚边有思》)。其诗文均有感而发,不作无病呻吟,加以功深学邃,读来亲切自然,古意盎然。像“秋雨初临万界清,南山来眼景分明。黄菊难採东篱下,更于今时忆陶翁”(《秋雨》)等诗,有性情,有境界,是感人至深的。由此可见,赵先生不作无病之呻吟,而是发乎心、言其志,皆从本我切实处下力。这样的写作态度正合拍了他严谨、务实的治学态度。作品00

先生于书画篆刻一道,成名既早,早更能一以贯之的崇文求道,孜孜以求而勇猛精进,是赵先生的可贵之处。不用放眼全国,即关照陕西一地,和赵先生同时、同地而享名的人,有的坠入魔道,有的寂寂无闻,究其所因正是其人不学、故不文。“言而无文,行而不远”,更能何况艺事精能正赖乎文,赵先生能行且远正是其人因文而雅,故其艺亦因雅而有深致,雅人深致正是赵熊先生于当下、于将来可作为一面镜子的理由。

责任编辑:吕亚锋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