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川淮:笔种琼葩字字珍

摘要:吴川淮:中国新闻出版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楷书艺术研究院副院长。1963年生于陕西铜川,祖籍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李家渡。现为中国书协新闻出版委员会委员、陕西省艺术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创作研究班学员,《中国书法》杂志事业发展部副主任,陕西书协理事,长安书学院副院长。

主持人语:吴川淮书法文质彬彬,有浓郁的书卷气与金石气,延续着清代民国以来碑帖结合的文人书风。帖的文雅与碑的质朴非有心智者与高超书法技巧者难以杂糅和谐。吴川淮是从陕西走出来的学者型书法家,凭着关中汉子的豪侠和淳朴,加之以从事的记者、编辑、研究员等文化工作的启悟,修成了今日浑厚华滋的书风,为书坛所珍也。

0000

       吴川淮

中国新闻出版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楷书艺术研究院副院长。1963年生于陕西铜川,祖籍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李家渡。现为陕西省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书协第六届新闻出版工作委员会委员、陕西金石书画院副院长,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创作研究班学员,陕西书协理事,长安书学院副院长。

作品入展

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展、第二届全国草书艺术展、首届西部书法篆刻展、首届全国青年书法篆刻展、第五届中国书坛新人新作展、第二届“杏花村杯”电视书法大赛,全国“洗夫人杯”书法艺术大赛,首届“林散之奖”南京书法传媒三年展佳作奖,全国“康有为杯”书法大赛三等奖等。

论文入选 

第七届全国书学研讨会、全国第二届草书论坛、第二届隶书论坛、第二届兰亭论坛、纪念黄庭坚理论研讨会、纪念傅山理论研讨会等,获《中国书法》“书法三十年”优秀论文奖。论文刊载于《书法》、《新大陆》、《艺术界》等杂志。曾出版有《朦胧诗赏析》(评论集)、《川云集》(诗集)、《涵蕴无语》(散文集)、《吴川淮书法集》、《中国当代艺术家精品藏书票·吴川淮》等。

123456

漆居斋读书记自序 

文\吴川淮                      

(一)

“漆居斋”是我给自己书房取的新的斋号,并请书法家赵熊先生治了一印。以前我的斋号叫“一水斋”,取“天一生水”之意。

漆居斋何意?我道有这种原因,北京历练八年,偌大之城也没有我自己购买的房子,只能租不大的房屋,在堆满的书籍的空间中,做着我的读书之梦。栖(漆)居京华,我自逍遥,忙也匆匆,惟道是从。所以我的书房曰“漆居斋”。其意深与?其乐得与?

1

身在漆居斋,所体验的有三个境界: 

一者,自况,北漂京华,栖(漆)居一室之内,神在八隅之外,徜徉古今中外,写我一家文章。虽栖居如此,心连万象,写书写诗写字为乐,天一生水,居于小而得于大。

二者,吾生于陕西铜川,铜川是矿区,五湖四海的人移居于此,誉为“渭北明珠”,所居在漆水河之畔,一河之水,伴我长大。黄河沿岸、渭北高原,曾经在《诗经》中不断地吟唱,我对这条不长的河充满着一种《诗经》般的留恋,曾与友人追溯河的源头,并在河的源头用古调表达我的感情: 

漆河之水浑兮,可以生杂草。

漆河之水清兮,可以洗我笔。

漆河之水干兮,家之在何方?

漆河之水荡兮,远离人思乡! 

年轻时曾经写过漆水河系列的散文,如今在北京,我在梦里,还时时地听到漆水河哗哗的河声,穿透夜空,走进幽远……

三者,羡慕庄子,好读庄子之文,好发庄子之想。庄子者,漆园吏也,漆园者为何,不知也。但得一个“漆”字,便有了一种通感,所思所念,以庄子之论而道幽通邃,自乐自持,可为也,可不为也。

庄子曰:“荃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荃;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吾安得夫忘言之人而与之言哉!”我读书,但求能所乐所悟,不求甚解,其道逍遥,其光澄明。庄子曰:“以卮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我所作文者,卮言、重言、寓言三者浑融,得庄子道乎?  

2

人已过五十而知天命,天命者自知也,吾一生所求者,书也,一生所爱者,书也,惟书解惑而知广大,惟书能抗寂寞,惟书思接千载,视通万里。

居京八年,漆居斋所存者,书也;所搬运者,书也;所咏读者,书也;所笔墨酣畅处,书也!一年所买、所受赠、所淘来之书,盈屋而无落脚之地。无法,只好将书运至西安,积于朱雀门外王长随所经营的公司,建造我在西安的漆居斋。在铜川,我的书还是无处落脚,藏于铜川王新建兄长的药王谷内,新建兄告我,是否治一大印?刻四字:川淮藏书。

朗朗乾坤之内,可筑我漆居斋乎?故漆居斋亦名:川淮藏书楼。邵华泽先生已经题了,挂在何处?

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能在某一地方,实现将“漆居斋”筑之成“斋”,实现我的“中国梦”。

3

(二)

读了这么多的书,体会积存在心头,尤其是当时所读之时的多重感受,如果没有记录,将永远地消失。我时常给临帖的人说,你临帖一定要写体会,我在我所临的帖上记录了很多的感受,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把它整理出来。我所写的书法理论中,同样有很多是来自体会,深刻的体会总是和心灵发生着联系,发生着一种关系。我读书,愈发感受到很多的难以言表的某些体会一定要记下来,有多少没有记下来,就有多少的遗憾…… 

手机在改变着世界,玩微信,玩着玩着简单地发图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就写诗,感受到了,舞之叹之乃至歌之写之。从写一堆不是诗的诗中忽然写起了书。每日不读书,便觉得面目可憎,每日不写字,便觉得手脚不灵。于是就开始以“漆居砦每日读书”的形式在这个自媒体上发布,总会有三五道友点赞给予鼓励,写来一月有余,除特别忙之外,这样每日记来,如果正常,一年可以大约地读上二三百本书了。有人说,你这些书难道都通读了?怎么能通读完呢!只要在某些章节,甚至某些段落上有所体会,有所感想就可。孙犁《书衣文录》记了不少的杂事、余事,几乎很多和这本书没有任何的联系,也可成文了。我时尽量地把书很快地翻阅完,对自己有所感受的、有所兴趣的就多读几遍。当然,这里也有一些皮相之论,仅仅只是感觉,并没有沉淀,思考更深。 

四五十天之间,也写了有三十多篇。这些感受很多是在地铁里写得,有时候写得上劲,把到的地点都误了才发现,然后再回头坐,如此反反复复,有那么几次。车上逢一老者,看我说,看你都老大不小了,还这么认真。 

书话写给自己,让自己对自己说,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这样写来,也逼着自己思考,也可以作为自己日常的练笔。把它们整理出来,尽量地保持原状,也算是对读者,对自己的交代。 

4

(三) 

我中师毕业,没有多少的学问功底。好读书不求甚解。中师学的是英文,所以对外国文学还是颇感兴趣,中国的文学,始终在补课与复习之间。总结我自己,喜欢哲学、历史、文学、书法、古物,好游历广我视野,读杂书任凭性情。 

近年来,愈来愈爱读古书,读繁体。所以在网上、潘家园、中国书店买了不少影印本,如《施耐庵第五才子书水浒传》、《明容舆堂刻本水浒传》、《铸雪斋抄本聊斋志异》、《小莽苍苍斋藏清代学者书札》等。 

心里的感受始终趋于现代派,但又刻意地呵护传统。从古入今,从外入内。多年来,读书是我的精神自治,写字是我的身外功夫,交友求真,听话辨伪。 

好友贺凌钢要为我刻印,问我刻什么,我说就刻《逍遥游》中的四字“适莽苍者”。

能莽苍乎,以身以心行之。

2014年9月20日子夜时分

5

文\钟明善

川淮是我九十年代就在铜川认识的一个书法小友,那时陕西教育书法学会在铜川搞活动,市教育局党局长介绍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就是川淮,他那时在铜川日报当记者,是来采访这次活动的,中间写字的时候,川淮在旁边一直不说话,快写完时,川淮要求我是否能给他写幅字,因为我见他在活动中间也写过字,就说咱们都是道上的,这地方咋能写好,改日到西安,再写。川淮在铜川日报当记者的时候给黄堡国家粮食储备库喻德江发过一组有关耀州窑的系列稿件和报道,老喻经常联系我辨认耀州窑的瓷片,他把文章拿给我看,就有了一些印象,以后川淮调到了陕西省艺术研究所编辑《艺术界》,让我为刊物百期题过字,渐渐地就熟悉起来了。今年,《中国书法》杂志“大家风采”栏目介绍我,责任编辑就是川淮,看来我们还是真有缘分。

川淮和我聊过他的祖籍是江西,生于铜川。从我这几年的观察看,川淮还是一个不事声张的人,做事很扎实,很低调,有陕西愣娃的那种性子。别的不说,川淮到中国书协编辑《中国书坛纪事》,一编就是三年,这期间也让他把中国书法六十年的历史梳理了一遍,他告诉我,有关上世纪六七十年的书法图书的不少封面插图都是他一本本从潘家园淘来的,因为有实体的图书照片,为这本书充实了不少。但这件事情他没有给谁说过,没有表过功。大事记中陕西的部分是他帮助充实的,署名也没有他。我参与了一个比较重要的研讨会,别人告诉我两位领导发言的稿子都是他写的底稿,他也算是多年在文案上写作的人,默默地做事,朴素地做人,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后生。

6

在川淮这一代六十年代的书法家里,他的书法不能说是很出色的,但很有才气。他的书法是颜字的底,章草的形,表现的多是一个诗人的才情,在这一点上,正是我们许多年轻书家所最缺的。一个不断地在拼命读书、藏书、写书的人,他会在多方面都有收获,成绩不仅仅只是单项的。川淮八十年代出过《朦胧诗鉴赏》,出过诗集、小说,九十年代出过散文集,这都是非常好的底子,所以他的书法是一种诗情的流露。他是一个很有激情的人,这是他的优势。

与当代同年龄的书法家比,川淮更有潜力,这种潜力就是他在不断读书不断反思不断实践中积淀的。他是一个学者型的书法家,读书学问在他的书法中能够看出来,他是一个本来要在文学和评论上有所发展的人,结果却弄起了书法,弄书法也不仅仅只限于创作,还是在思考。他以自己在书法的理论上的成果,入选了七、八届全国的书学研讨会。他的对书院门书法工作者的调查,是这几年陕西没有人在做的事情,看着他这篇文章,我有些惋惜,如果这几年他不在北京,在陕西坐冷板凳好好地搞一个著作性的陕西书法调查,那将是陕西书坛的一个大收获。好在他的根还在陕西艺术研究所,北京折腾几年,回来再搞学问,我对他还是寄以厚望。

(作者系中国书协原副主席,现为中国书协顾问)

2

责任编辑:吕亚锋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