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党”覆灭之前的明志,一卷手卷背后的惊心动魄!

摘要:在所有的拍卖门类中,优质古代书画的资源可能是最稀缺的之一,所以,大象翻阅了这轮香港春拍的各家图录,说实话,古代书画的亮点真心不是很多的。今天,我们只为朋友们介绍其中的一件——即将在东京中央(香港)春拍上亮相的清初名家王翬《荷鋤图卷》。

今天,我们继续和朋友们一起关注这轮香港春拍,前几天,我们为朋友们聚焦了这次瓷器部分的两大看点——佳士得的双龙尊和邦瀚斯的一对抱月瓶,今天我们则一起聚焦古代书画。

在所有的拍卖门类中,优质古代书画的资源可能是最稀缺的之一,所以,大象翻阅了这轮香港春拍的各家图录,说实话,古代书画的亮点真心不是很多的。今天,我们只为朋友们介绍其中的一件——即将在东京中央(香港)春拍上亮相的清初名家王翬《荷鋤图卷》。这背后或许能够让我们看到一个截然不同的“清初画圣”——王翚,精妙的笔墨之间隐藏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朝堂之争,画作背后也蕴含了一代画圣高妙的处世哲学。

0000

2017年东京中央(香港)春拍

Lot 283王翬(1632-1717)荷鋤圖卷

戊寅(1698)年作  手卷

引首 灑金箋28.2 ×102 cm 約2.6 平尺

畫心 設色紙本28.2 × 88 cm 約2.2 平尺

題跋 紙本28.2 × 230 cm 約5.8 平尺

HKD 6,500,000 – 8,500,000

首先我们还是做一点点的基础知识铺垫,我们都知道清初画坛出现了两大截然不同的画派,以朱耷、石涛、髡残、渐江为代表不拘一格,革新求变的野逸画派和以四王吴恽——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吴历、恽寿平为代表的正统画派,追求笔墨精神和文人法格。直到今天,清初画家里面,大约也就是这十个人的市场价格是最高的,当然,这十个人的真迹都不容易找。

今天我们说到清初正统画派的“四王”,其实跨越了三代人,王原祁是王时敏之孙,而王翚则是师从王鉴和王时敏。王时敏出身明朝官宦名门,祖父王锡爵更是官至大明首辅,清军入关后,王时敏为免生灵涂炭,在太仓降清。尽管王时敏自己选择了隐居乡里不仕清廷,但其子孙则多在清朝为官。四王之中,王翚则只是出生在一个普通文人书画家庭,但最终,他和王原祁一起入职南书房,成为红极一时的大画家,其绘制的《康熙南巡图》更是成为康熙时期最重要的宫廷绘画之一。

“四王”的艺术成就可谓各有千秋,而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拍卖市场上,“四王”之中,唯一一位作品创下亿元成交纪录的便是王翚,而每平尺单价,在大象的统计中,也是王翚在“四王”之中处于最高。当然,这并不代表艺术成就高低的论定,而或许只是说明王翚的精品之作在市场有缘出现了,当然,王翚的精品也绝对值得藏家画上大把的银子吧。

11

2011年中国嘉德春拍

王翚 1710年作 唐人诗意图  42.5×505cm

成交价:RMB 126,500,000

10

2016年北京保利秋拍

王翚 1672年作 竹坞幽居  56×34cm

成交价:RMB18,975,000

王翚自然有着极高的绘画天分,而从他一生的履历来看,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出生低微的文人画家走仕途的励志典型了。从一个普通的绘画世家出生,从二十岁摹古小成一路高歌猛进,最终在人生六十岁做到为康熙皇帝御用“拍摄国家级形象宣传片”——《康熙南巡图》,作为职业画家,王翚的人生变迁可能让很多人羡慕嫉妒恨吧。而今天我们在东京中央香港春拍所看到的这卷王翚手卷,便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了王翚作为一名职业画家的成功之道来,也体现了王翚在人生之巅敢于急流勇退的高妙处世哲学。

出生于1632年的王翚严格意义上,算不上明朝的遗民,因为当他有独立行为能力的时候已经是大清朝的天下了。在明末清初的鼎格之变下,一位南方汉人文人画家如此出人投地,其每一步都踏准了节奏,天赋、机遇、智商、情商,或许王翚一样都不少。王翚的成功之路,或许都值得今天的很多画家好好思量借鉴了。

王翚是江苏常熟人,由于出身四代书画世家,他五六岁时就能涂抹成章,十六岁时拜乡里画家张珂为师,二十岁时,王翚的摹古功力已有小成。但如果没有后来的人生际遇,王翚或许仍然只能成为一个远近闻名的地方名头画家,大概也不足以流芳至今了。要知道,在近二十来岁的时候,王翚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还是替一些无良的画商仿造古画挣钱呢。

王翚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便是拜了两位名家老师,这便是“四王”中的另外二王——王鉴和王时敏。一次偶然的机会,太仓名家王鉴到虞山游览,发现了这位极具天赋的晚辈,惊艳他的才华,便将王翚收为弟子带到了太仓。第二年,王鉴就把21岁的王翚推荐给了画坛的领袖王时敏。王时敏很喜欢这个小弟子,带着他游览大江南北,师天地造化,又毫无保留的让王翚尽览自己秘藏的宋元绘画真迹,可以说,本有极高天赋的王翚在当时得到了普通画家根本无法染指的机缘,王翚临遍各路宋元名家之作,最终成就了“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融各家技法之长而又清丽深秀的独到画风。王时敏曾经这样评价他的这位弟子。

气韵位置,何生动天然如古人竟乃尔耶?吾年垂暮何幸得见石谷,又恨石谷不为董宗伯(其昌)见也。

——王时敏

康熙十九年(1680年),老师王时敏去世,但王翚仍然和王时敏的诸子有着紧密的联络,之前我们曾经说,王时敏出生大官世家,王时敏降清后,其诸子大多在清廷为官。其中王翚个人私交最为亲密的当属王时敏的第八子王掞(1644-1728),而这位王掞正是王时敏子孙中仕途最为畅达的一位。

09

王翚  1666年作(34岁)  为王掞作《山窗读书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08

王翚  1696年作(64岁) 为王掞作《江山卧游图》手卷

2016年保利华谊上海首拍

成交价:RMB  48,300,000

王翚21岁拜入王时敏门下时,王掞年方8岁,如今我们能够找到的王翚画给王掞的最早的作品大约是康熙五年(1666年)王翚贺王掞秋试中举而作《山窗读书图》数十年来,两人情如兄弟,一直到王翚晚年从事业之巅回到故乡。在这期间,王掞极力为王翚的仕途铺平道路,最终,王翚得以顺利的留在京城任职,如今我们能够看到多幅王翚为王掞精心绘制的书画作品,时间跨度长达几十年,多为精品力作!

如今所存世的王翚画作看,依靠王时敏一门,王翚只是获得了通往仕途大道的敲门砖,而王翚在拓展高端人脉方面可谓颇有一套,当然,他也绝对善于利用自己的书画才能投其所好。和同时期的名家相比,王翚自然不会像八大山人这样孤寂,也不会像龚贤那样高冷,如果那个年代王翚有微信,他的朋友圈绝对是极其豪华的。

根据记载,王翚曾经三次北上京师,每一次,王翚都极大的拓展了自己的高层人脉。

第一次是在1678年(46岁),此次京师之行,时间很短。

第二次则是在1685年(53岁),这次是应著名的满族词人纳兰性德之邀,不过到达京师之时,纳兰性德不幸辞世,二人并未谋面,不过这次他却受到吴正治、王熙、梁清标等人的接待。1686年夏,他返回了虞山。

第三次在1690年(58岁)的冬天,这次是应王掞、王原祁、宋骏业举荐奉旨入京主持康熙皇帝《南巡图》的绘制,至1698年才荣归故里。

所以,如今,我们能够看到很多当时的大名头上款的王翚书画,如康熙私认的帝师高士奇、康熙皇帝的发小曹寅、辅国将军博尔都、左相索额图之子索芬、官至六部尚书的汉臣梁清标、徐乾学等等。其中,作为一个江南汉人文人家庭出身的王翚,他与很多满清贵族的关系绝非一般,东京中央(香港)春拍上的这幅王翬《荷鋤图卷》,其上款人便大有来头。

通过翻阅各种史籍材料,这位上款人“谷园居士”应该就是多罗安悫郡王爱新觉罗·玛尔珲(1662-1709)。根据我们所查阅的史料,这位玛尔珲来头不小,他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第七子阿巴泰之孙,安亲王爱新觉罗·岳乐(1625-1689)之子(岳乐是清初著名的将领,跟随肃亲王豪格剿灭了四川的张献忠),所以,说起来,尽管玛尔珲的年纪比康熙皇帝小,但辈分还比康熙高一辈。和父亲四处征战不同,玛尔珲称得上是一位风雅之士。

有《雪桥诗话续集》记载:“安郡王自号谷园、荷锄”。又有《清人室名别称字号索引》记载玛尔珲有室名曰“敦和堂”、“古香阁主人”,检王翚《清晖赠言》中有“古香斋主人”一诗,诗题为“题石谷先生荷锄图并以志别。”而所谓“古香斋主人”应是“古香阁主人”的原记或刊本之误,同是指玛尔珲。所以,王翚的这幅送给“谷园居士”的《荷鋤图卷》称得上就是给安郡王玛尔珲所量身定制的。

刚才我们说到,王翚称得上是一位才情和情商都极高的画家,所以,尽管出身并不高,但他利用三次北上京师的机会,结交了众多的满清贵族甚至是皇家贵戚。

王翚第三次到京城,主持《康熙南巡图》巨制的绘制,可谓达到了其人生的巅峰了。而种种迹象显示,王翚在和清朝上层阶级往来的人物中,王翚和当时的康熙朝太子胤礽一党走得很近,历史记载,在《康熙南巡图》绘制完毕后,王翚获得了皇太子胤礽的接见,赐座、赐食,并授“山水清晖”四字之褒奖,王翚晚年回到虞山后,自号“清晖老人”,这绝对是皇家钦赐的。

说到这位皇太子胤礽(1674—1725),相信很多喜欢看清宫剧的朋友都会知道他的悲惨下场。胤礽是康熙的嫡长子,胤礽的生母是仁孝皇后赫舍里氏,赫舍里氏是康熙初期托孤重臣索尼的孙女,也是康熙一朝权倾一时的大臣索额图的侄女,关于胤礽的生平,可以写厚厚一本书,我们简单的说,由于赫舍里氏在生胤礽时难产而死,康熙或许处于愧疚,或许是由于平三藩的政治需要(宣告天下后继有人),胤礽1岁就被立为皇太子了。但是由于父亲康熙皇帝实在太长寿,所以他当了几十年的太子,最终等到心里变态都没有做成皇帝。最终,胤礽在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第一次被废,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被复立为太子,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十月,再以罪被废。后来,经过了超级惨烈的夺嫡宫斗,四爷雍正继位,胤礽被雍正幽禁,于雍正二年死去。

刚才我们说到,王翚受到太子胤礽的亲切接见,并且被御赐“山水清晖”四字,事实上,王翚和太子一党一度走得非常近的,但是王翚在完成了《康熙南巡图》之后,就在声望如日中天之际选择了急流勇退,及时逃离了后来太子一党的劫难。王翚在1698年(戊寅年),回到了他的家乡常熟虞山,功成名就的他过起了富足的小康生活。

而我们查阅到了众多的资料,除了东京中央(香港)春拍上出现的这一卷手卷以外,王翚在1698年这一年,给太子胤礽一党的许多重要成员都赠送了重要的作品,以作告别。我们为朋友们举例一些。

王翚通过康熙帝师高士奇(1645-1704)结识了宫中各类人物,其中就包括索额图及其长子索芬。刚才我们说了,胤礽的生母赫舍里氏是索额图的侄女,也就是说,胤礽应该叫索额图三姥爷。所以,索额图、索芬父子便是康熙朝太子党的核心圈人物了。耐人寻味的是,王翚给索芬的这幅《载竹图》画出了一个文人的理想家园。据传索芬好竹,但王翚是否也借此表达自己的隐退之志呢?

另外,如今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幅王翚赠送给当时的诗坛领袖王士祯(1634-1711)的《溪堂诗思图》,从题款来看,画作还是作于戊寅年!即王翚即将离开京城的1698年。

王士祯还没有和王翚见面时,就已经认识到王翚的影响力,第一个将他和王时敏、王鉴合称为三王。王士祯是钱谦益之后的清初诗坛盟主,极具声望,而根据史料记载,王士祯也和太子一党走得很近。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王士祯官至刑部尚书,但不久却因为一桩很普通的案件而被康熙皇帝罢官。而耐人寻味的是,太子胤礽在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第一次被废,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被复立为太子,1710年,王士祯也就被官复原职了。而幸运的是,王士祯在1711年就去世了,没有遭遇1712年胤礽的第二次被废,算是得到了善终。但是,有一点是十分明确的,王士祯在1704年的这一次罢官,绝不是因为一个所谓的小案子,而一定是因为他和太子一党走得太近而引起了康熙的不满。

非常有趣的是,故宫所藏王翚赠王士祯的这幅《溪堂诗思图》作于1698年的3月,而东京中央香港春拍上,题款上写得非常明白,王翚赠与玛尔珲的《荷鋤图卷》则是作于1698年的农历4月16日(戊寅清和既望,清和是4月的意思,既望便是每个月的十六日),为索芬作《载竹图》则是作于同年的农历4月8日,所以,这三幅王翚山水的代表作,可谓是前后一个月内所创作的。

之前我们说到,王翚在1698年完成了巨制康熙南巡图后选择了急流勇退,创作了其一生艺术巅峰时期的一系列重要作品赠送给太子党的好友,以明隐退之志。那么玛尔珲是不是也属于太子一党呢?

史书上对于玛尔珲的记载并不多,但是从玛尔珲的生平来看,他绝对就是太子一党的核心成员!前文我们已经说到,玛尔珲的父亲是清初皇室的著名将领安亲王爱新觉罗·岳乐(1625-1689),而玛尔珲的生母,是岳乐的继福晋赫舍里氏,这个姓氏您是不是听着很耳熟呢?对啦,这个赫舍里氏正是索尼的女儿,索额图的妹妹!你说,玛尔珲是不是太子一党呢?耐人寻味的是,岳乐死后的1700年,康熙皇帝以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将岳乐一门的爵位由安亲王降格为了安郡王,仍由玛尔珲继承爵位;而之后的故事是,岳乐的一个外孙女嫁给了康熙皇帝的八阿哥胤禩,太子胤礽被废后,由于她支持八阿哥参与夺嫡,导致了四爷雍正后来的残酷报复,雍正元年(1723)四爷下诏,“安郡王爵不准承袭”,所以后来清朝的历史上,岳乐-玛尔珲这一支就算是彻底的退出了历史舞台了。

最后,我们回过头来再说说对于王翚仕途有着极大帮助的数十年老友——老师王时敏的第八子王掞,世代为官的王掞面对波诡云谲的朝堂争斗,似乎远不及普通家庭出身的王翚来得敏感。王掞显然不了解康熙皇帝的心事,在太子胤礽被废后一再奏请复立胤礽,引得康熙皇帝大怒,最终王掞被罢官发配,但体恤其年老,由子代戍西陲。

所以,王翚绘制这一系列重要作品的1698年,或许正是因为王翚在京城已经感受到了这场政治风波的山雨欲来风满楼,这一年,王翚赠送给几位太子党核心人物的重要作品,画中都似乎别有深意,但又有些欲言又止。

《康熙南巡图》绘制前后这一段时间,称得上是王翚一生绘画的巅峰期。王翚终其一生,都表现出了极高的政治智慧,他懂得利用自己的才华拓展人脉,将其的绘画事业发展到了巅峰;也懂得在人生得意之际急流勇退,逃离了可怕的政治漩涡,在享受了足够多的掌声与荣耀后,王翚寄情山林,最终以86的高龄寿终正寝。王翚绝妙的处世哲学和他留下的精彩画作,足以让我们久久凭吊。

卷尾有拙村迥、邱谨、师恕、钱襄、凌魁炳、阮学浚、刘潢题诗。卷中钤有「霍邱裴氏珍藏书画」可知后为裴氏壮陶阁所藏。后或因长尾甲经由(见长尾雨山题匣),流传东瀛。

责任编辑:付桂萍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