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春深更着花——冯其庸先生访谈

摘要:茫茫瀚海,四顾无尽,我们从罗布泊最低处穿越,停车环望,无边无际,除了带有凉意的晚风外,只有苍茫、荒凉、浑朴,真是“念天地之悠悠”,此时真正感受了宇宙之无尽,天地之大美。

丙戌暮春的一个下午,如约前往北京东郊的“瓜饭楼”,楼外的桃花正在盛开,一片春意。走进楼内,会客厅里“瓜饭楼”主人冯其庸先生正在与几位书画界来访的朋友交谈。5月20日,冯先生将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书画展,记者对冯先生作了采访。

李一(以下简称李):您的书画展即将在中国美术馆举行,书画界的朋友们都很关注,很想了解一下您近年来在书画方面的探索和想法。

冯其庸(以下简称冯):5年前,我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过一次书画摄影展。近年来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想寻求传统绘画中的特色。目前国内美术界对传统的继承和发扬已开始重视。要发展民族艺术,传统文化艺术的博大精深必须要认真学习和研究。我对5年前自己的作品不满足,觉得对传统的理解不够,于是近年来努力学习古人的用笔、用墨,通过对董源、巨然、关仝、范宽、黄公望、沈周、龚半千、戴本孝的临摹学习,对前人的笔墨有了进一步的理解。

老树1_副本

凌 云 图

李:看您近期的山水作品,有一种苍浑之气,笔墨比以往沉静老到而又松活,耐人琢磨。中国画传统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作为一位国学家,您读书何止万卷,据我所知,您常外出考察,行路又何止万里,外出考察对绘画创作上一定有很大影响吧。

冯:是的。我外出考察多是因学术活动,在行路中深深地感受到祖国山河之美。上世纪70年代还在干校时,我就去过黄山,到现在已经去了十多次,每一次都有新鲜的感受。昆仑山、天山、华山、终南山、秦岭等天下名山我几乎浏览遍了。中国的山水很美,观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画家由自然山水激发出的审美冲动,就寄托在画作之上。画家一方面要寻求传统,一方面要寻求大自然。去年9月,我为了考察楼兰古城遗址,探索罗布泊之谜,寻找玄奘入玉关的古道,再次到新疆。从米兰进入罗布泊,穿过罗布泊湖心,傍晚到楼兰,露宿在楼兰城外。当夜星月满天,银汉灿烂,面对着矗立在夜空中的楼兰遗址,佛塔、三间房、依然耸立的房屋木结构、门框等,使我思接千载,感慨无穷。第二天太阳还未出来,我们就进入楼兰城,跑遍了整个遗址,一直到日落天黑才出城,但是我的思绪似乎仍留在楼兰遗址。第二天日出,再穿罗布泊。茫茫瀚海,四顾无尽,我们从罗布泊最低处穿越,停车环望,无边无际,除了带有凉意的晚风外,只有苍茫、荒凉、浑朴,真是“念天地之悠悠”,此时真正感受了宇宙之无尽,天地之大美。

在万里行路中,进一步认识到传统绘画与大自然是有密切关系的,其笔墨、意境都是有所本的。范宽的《溪山行旅图》,范宽的画风与他生活的环境大有关系。五代、两宋的绘画,笔法都是从现实中提炼出来的。对现实和大自然的体验感受很重要,直接影响到创作的立意。我去海南儋州考察苏东坡在海南的遗迹,面对茫茫大海和远处若隐若现的青山,联想到苏东坡被贬此地时的生活,以及他所写的北归诗:“余生欲老海南村,帝遣巫阳招我魂。杳杳天低鹘没处,青山一发是中原。”于是就根据这首诗意挥笔写下了海南的山水。

李:您的山水画有一部分作品用色很大胆,敢用大红大绿,色彩非常艳丽,很有新意,与传统文人画的淡雅很不同,您能谈谈这些作品吗?

冯:这些作品也是来自对大自然观察和体验。画的是新疆、甘肃等地的景色。祁连山、库车的景色非常瑰丽,现实中就有五色山。五色山在晴天里,有赤、青、蓝、黄、白五种颜色,整片的大山无边无际,五彩斑斓,连对面的河水都是通红的颜色,当时给我很强烈的震撼。传统的淡雅水墨很难表现这种瑰丽的景色,过去的皴法也很难表现奇异的山石,必须用饱和的色彩和新的皴法来表现。

老树2_副本

看 尽 龟 兹 十 万 峰

李:您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画的?  冯:我从幼年时就喜欢画画,读小学时就画了许多画,请教过许多老师。70年前苏州美专在无锡招生,我去报考,全部科目还未考完,就被学校看重而录取。颜文等先生对我很鼓励,但因家贫我只在美专学习了两个月。虽然未能专门学画,但在几十年的学术生涯中,我一直不间断地学画,遍观故宫唐宋元明绘画,向各位前辈学习,在与朱屺瞻、刘海粟、谢稚柳、唐云、周怀民、许麟庐等先生的交往中,学到了很多东西,看他们作画是一种学习,我认为看就是学。

李:作为一个学者,您的书法越来越受到书法界和社会的关注。我近日在研究共和国的书法史,发现学者书法仍是当代书坛的重镇。您认为学问与书法之间是个什么样的联系?

冯:自古以来,书法是与文人联系在一起的,做学问要用毛笔,与书法连在一起,杰出的书法家也都有很好的学问。书法的书卷气和学问密切相连。所谓书卷气与书法创作,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在于精神内核的一致。首先是个态度问题,我搞学术是下苦功夫,究根穷源,找不到证据不罢休,学书法也要有钻研精神。比如对《兰亭序》,我是反复研究过的。藏在日本的《丧乱帖》最近在上海展出,我特地到上海去观摩。看,就是学。不仅要临帖,还一定要多看,最重要的是悟,悟其中的“道”。年轻时我曾将喜欢的法帖张贴在家中门内,进门出门反复看,时间久了,就镌刻在心里了。

李:书法是您这次展览的一部分,在“悟”的过程中,您最深刻的体会是什么?

冯:一要真下功夫,二要融化,不拘泥。苦功是基础,功夫还没练好,就想创新,不符合规律。就像水果有一个由青到红的过程,由不成熟到成熟。艺术同样要符合这个规律。学问做深,悟得也就深,艺术创作也是这样。有了深度,整个人就会沉静下来,不浮躁。作品,不要求别人如何赞赏,只要自己认真写,做好内心安详,才有利于进步。融化更是重要,吸收传统的营养,经消化要变成自己的。既要尊重传统,也不要拘泥于一些成说,历史总要往前发展。比如执笔,有人说执笔要紧,其实应该是松紧恰到好处,求得笔锋与手指浑然一体,又与心灵连为一体。用笔时根据需要也是可以转指的。再比如有人说要笔笔中锋,其实是应该中锋侧锋并用的。魏晋行草,晋唐小楷,结体自然,用笔有轻重变化,中锋侧锋是并用的。书法前辈白蕉先生对二王书法领悟得最好,真正有魏晋风度。我的老师王蘧常先生学问深,章草的写法都有根据,他是不择笔的,对各种笔能驾轻就熟,最难得的是在古质中写出了秀气。你是写章草的,曾学习过王蘧常先生的书法,对此应该有所领悟吧。

老树3_副本

行 书 自 传 七 言 联

李:您在毛笔的选择上,近年来是否有变化?

冯:我过去一直用硬毫,近年来尝试用鸡毫作书。鸡毫很软,许多人觉得难以驾驭,但我觉得使用鸡毫更能收放自如。书法的探索是无穷无尽的,当代人应该在传统的基础上向前发展。

责任编辑:千哲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