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寻找咸阳籍老兵欲还四十年前恩情

摘要:“我想找到40年前在新疆认识的咸阳好友安德仈,很想再见见他们夫妻二人,并且感谢他在我们一家人生活最困难时,给予了我们无私的帮助与关怀……”近日,本报接到新疆乌鲁木齐67岁老人沈柏亮的求助电话,他希望找到40年前在新疆遇见的咸阳籍老兵安德仈,希望在有生之年与老友安德仈重叙昔日友情。

沈柏亮与爱人葛凤珍合影

沈柏亮与爱人葛凤珍合影

“我想找到40年前在新疆认识的咸阳好友安德仈,很想再见见他们夫妻二人,并且感谢他在我们一家人生活最困难时,给予了我们无私的帮助与关怀……”近日,本报接到新疆乌鲁木齐67岁老人沈柏亮的求助电话,他希望找到40年前在新疆遇见的咸阳籍老兵安德仈,希望在有生之年与老友安德仈重叙昔日友情。

“我和安德仈是在1970—1978年间认识的,那段时期,他曾在乌鲁木齐市警备区8015部队任连长。”沈柏亮回忆,当年,从上海支边到新疆的他,就职于乌鲁木齐市新疆第二汽车配件厂,1970年后,安德仈所在部队到工厂开展宣传毛泽东思想工作,沈柏亮与爱人葛凤珍在那时,认识了安德仈夫妻二人,两家人在艰苦岁月中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1973年,沈柏亮与葛凤珍在新疆结为夫妇,两个年轻人从繁华的上海远赴新疆支援建设,一时很难适应那里的环境,与上海相差甚远的饮食和习俗让二人生活得十分艰辛。了解这一情况后,在部队生活相对较好的安德仈夫妇,向沈柏亮伸出了援助之手,展现了咸阳人特有的淳朴善良。“安连长经常邀请我们去他的连队驻地玩,给我们包陕西的饺子,做咸阳的特色小吃,临走时,还经常送我们一些生活用品,给了我们非常大的帮助,让我深切感受到了咸阳人的热情与善良,给我们全家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回首往事,满满的感动和回忆让沈柏亮愈发渴望与老友重逢。

“当年,安连长的部队完成宣传任务后就离开了工厂,我记得8015部队团部在新疆医学院对面的大楼里,他的连队担负看管监狱任务。”沈柏亮回忆,大约1978年后安德仈告诉他,将要转业回地方工作,随后得知安德仈转业到了咸阳显像管总厂车间工作(这家企业当时是军工厂)。

“他到工厂后,刚开始我们有过信件联系,慢慢地就失去了联络。”多年来,沈柏亮托人到咸阳打听,并先后两次从新疆赶到咸阳寻找老友安德仈,但均落得失望而返。

如今,67岁的沈柏亮被返聘于新疆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并在新疆财经大学任硕士生导师。“我们现在生活比原来好多了,但自己年龄越来越大了,再过两年就想回家乡上海定居了。所以,我想从新疆走之前,再试着找一找他,希望他还能记得我,我会再次赶到咸阳与他相见,好好感谢他当年对我们全家人的热心帮助。”

如果您认识安德仈老人,或有重要线索提供,请拨打本报新闻热线:33331333,让我们一起爱心接力,帮助老人早日完成心愿。

责任编辑:胡得相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