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炳元:把民族元素变成交响化语言 我喜欢这样做

摘要:2018年2月4日,适逢立春之时。由中国交响乐发展基金会等联合主办的《乐章焕炳 音动始元——崔炳元音乐作品集》首发式暨陕西省交响乐协会跨界融合创意基地揭牌仪式将在古城西安举行。

 

1.jpg

2018年2月4日,适逢立春之时。

由中国交响乐发展基金会等联合主办的《乐章焕炳 音动始元——崔炳元音乐作品集》首发式暨陕西省交响乐协会跨界融合创意基地揭牌仪式将在古城西安举行。

据悉,上海音乐出版社经过一年多的精心策划,出版了著名作曲家崔炳元先生的咏诵交响套曲《唐诗之路》、歌剧《貂蝉》,交响组曲《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第一管弦乐组曲《内蒙古民歌六首》等四部作品。

这些作品均是崔炳元先生近年来的委约作品,在全国各地演出了60余场,产生了广泛和积极地影响。

崔炳元先生的创作手法多样。其作品多采用本土元素,用交响乐重新阐释了中国厚重的历史文化,努力使经典融入日常。

他用自已的审美感知和对交响乐队的悉心把握来实现其内心深处的追求。

2.jpg

3.jpg

自2005年2月5日在西安大雁塔北广场播放起,由崔炳元为西安市大雁塔北广场而创作的大型音乐喷泉交响组曲《大唐》,至今已超过三千余次,成为古都西安的标志性音乐。

从弦乐以及木管的六连音群所表现的雁塔鸣钟之壮美,

到英国管演奏,弦乐、木管、木鱼以及碰铃烘托出的清幽水流梵音,

到琵琶主奏的西安鼓乐曲牌《杨柳枝》所勾勒的霓裳艳影,

到中提琴、竖琴和通关以及打击乐器配合的极富西域、中亚特点的古道驼铃,

再到清新秀丽、典雅高贵的曲江芙蓉,

最后再现第一乐章的大唐盛世雄风。

外儒内庄的《大唐》,以西安独有的文化元素,将作曲家内心的声音立体再现,让听众在音乐中读懂长安。

微信图片_20180323221533


与崔炳元聊《大唐》背后的事:

一、“放大器”

在崔炳元的概念里,作曲大部分情况类似于时间放大器。

“比如说你听我这五秒钟的音乐,或者说一分钟的音乐,它是用一天时间甚至更久来写的,我这一天当中要思考,在横的线条当中想要让你听到什么,起伏、错落有致;竖的地方,同时有多少个乐器在发声,发声的和谐程度、尖锐程度是怎样的,选择什么样的乐器,是什么样的音色,跟灵感关系不大,严格说是一个很精密的组织结构。”

二、“公约数”

崔炳元对作曲的把握,更多的是对音乐素材的选择、对审美风格的选择、对自己个性的塑造,以及社会的接受度,这是他在音乐上遵循的原则,基本上没什么天马行空的灵感和信手拈来的素材。

“相同文化背景下的人群,存在一个最大公约数。我觉得在中国做音乐,就应该追寻这个最大公约数。”

等于他又重新强调了一次创作的实质,是要大家都能听到,都能为之感动。

三、“幸运人”

崔炳元笑称:“我只是个幸运的艺人和作曲人。把民族元素变成交响化语言,并将这种基因种进骨子里,让它自然而然成长,我喜欢这样做。”

四、音乐的价值

崔炳元说:“音乐是一种听觉艺术,创作完成后所追求的就是被听到、被欣赏,只有让大家都听你的作品,你的存在才有意义和价值。一场音乐会的价值是没法用经济来衡量的。更多人的欣赏才有价值。”

11.jpg

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梦回大唐可听见遗留的是诗篇。乙未年十月,崔炳元的答卷交了上来——大型咏诵交响套曲《唐诗之歌》,让诗与乐再度融为一体,让我们听到美的可能。

交响穿越唐诗路

——听大型咏诵交响套曲《唐诗之路》

文/ 田惠东

春秋时,吴国派遣季札出使鲁国。

到了鲁国,季札听到了蔚为大观的周乐。

听到《唐》,他听出了思接千载的陶唐氏遗风。

听到《大雅》,他在乐曲深广的气魄里,听到了文王之德。

当《魏》歌四起,那“大而宽,俭而易”的盟主之志,辉映着以德辅行的文德之教。

一直到《招箾》舞起的时候,季札惊叹道:“这是最令人叹为观止的至德乐章,就如同苍天无不覆盖,大地无不承载。”

自古诗与乐不分家,中国古诗的源头《诗经》,就是和着曲子唱出来的。

中国古代诗歌走到顶峰时期——唐朝的时候,亦不外如是。

直到元曲时代,诗与乐渐行渐远了……

后来,有人坐不住了,不能让诗与乐就这样分离啊,他要为豪迈的唐诗抒发点什么,交响的那种,于是《大地之歌》出现了,是异域作曲家马勒曾给我们交了第一份作业。

话说,马勒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人,《大地之歌》也是到了1998年,才被德国交响乐团带到中国来寻根。

根在哪儿?

寻没寻见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的是,唐诗之路始于浙东。

浙江交响乐团的团长陈西泠是一个携音乐之爱、怀音乐之梦的人,他要把唐诗刻进交响乐里。

要论对唐诗的理解能力,本土作曲家自然要比马勒有更天然的优势,陈西泠力邀的即是对中国民族音乐、特别是唐代文化和音乐有深刻的了解和把握的作曲家崔炳元。

乙未年十月,崔炳元的答卷交了上来——大型咏诵交响套曲《唐诗之歌》由浙江交响乐团在北京、西安演出了。

6.jpg

盛唐诗歌的审美实质和艺术核心本来就是一种音乐性的美,《唐诗之路》正是用音乐语言为我们实现了听到美的可能。

乐因诗而丰满,诗因乐而更具妙义,两者有机结合,精彩极了。

加之指挥张艺对诗、对乐的认知和熟稔,他的指挥显得自然、丰富、得当,不夸张,有味道。演出结束,崔炳元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和陈西泠相视而笑。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剡溪与秋霜,镜湖与要章,桂花与织绫,唐诗与交响!”

我的唐诗之路

文/崔炳元

筹备半年,写了8个月,咏诵交响套曲《唐诗之路》愉悦地写完了。

有幸,与大唐的十六位诗人神交,请他们的十七首诗入乐。

唐朝有许多大诗人,还有那位大诗人中的大诗人李白,更是字字珠玑,振聋发聩,咏诵、合唱、交响,也许还不够他老人家的尺寸。

“生活在别处”,似乎更是诗人们的意识状态,身在剡溪、天姥,可心思还时不时地回到长安,好在有“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抚慰,有“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的激励,他们肆意潇洒地徜徉穿梭在山水之间……

感谢浙江交响乐团及陈西泠团长,让我也“徜徉穿梭”了一回,虽然还不能说对这些诗的“乐解”很到位、很精准,但接近了这些伟大诗人的精神体验。

感谢沙莎女士,提供了详尽和耐心的文学解释,以及有价值的建议。

 

责任编辑:千哲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