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干保洁27年 只为等儿子回家

失散29年后见到儿子,张彩霞喜极而泣 三秦都市报记者 张晴悦摄

张彩霞(中)和儿子相见 三秦都市报记者 党运摄

家人给民警送来锦旗表谢意 三秦都市报记者 张晴悦摄

昨天早上不到6点,张彩霞就起床了。她穿上了平日做保洁舍不得穿的新衣服,还特地去隔壁理发店拾掇了一下头发。

走失29年的小儿子就要回家了,她得精精神神地迎接他。

儿子找到了的好消息,是在2月12日传回来的。

那一天至今,她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

视频里儿子长得自己都快认不出了,他现在喜欢吃什么?自己应该准备点什么?见面第一句话说什么呢?说妈妈想你还是说妈对不起你?他不会怪我把他弄丢了吧?

这些问题,日夜缠绕在张彩霞的心头,竟让她有种近乡情更怯,不敢见来人的惆怅。

最终,这些问题融化在了一个间隔29年的拥抱里。

  分别29年后 儿子回家了

1989年3月7日,张彩霞的小儿子张陕丁在西安市北大街十字附近走失。今年春节前夕,西安莲湖警方通过DNA比对,帮她找到了现在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生活的儿子。

昨天,离开家乡29年的张陕丁回来认亲,三秦都市报记者全程见证了这感人一幕。

母子间的第一个拥抱持续了2分多钟。张彩霞哭了,也笑了。她说着“妈对不起你”,又念叨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几句话惹得一米八几的张陕丁直落泪。

“儿子长大了,长高了,我老了,抱一下他,我的头才刚刚到他肩上。记得他走丢时,个头才刚到我这呢。”张彩霞在自己的腰间比画了一下告诉记者,这些年,关于儿子的每一个细节她都没忘。

“他小时候个头不高,长得瘦瘦小小的,头发黄黄的,跟我这小孙子一模一样。”这次回家认亲,张陕丁带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张彩霞看着这两个素未谋面的孙子孙女喜笑颜开。“看着孙子我就想起丁丁小时候,他那时候聪明可爱,家里的亲朋好友每个人都喜欢他。”

张彩霞给记者讲了一件丁丁做的至今都让她特别感动的事,“那时候他就四五岁吧,有一天看她姑卖完鱼拿着一沓钱在数,就问我‘妈咱家咋没有钱’,我说咱家的钱都盖房了再没有了,他就说‘妈我以后挣钱给你花’。”

  29年前 儿子从北大街走失了

但这样乖巧的丁丁还没有来得及在妈妈身边长大,就突然失踪了。

1989年初,张彩霞的父亲生病到西安住院,她带着还没上学的丁丁从老家周至到了西安看护。当时,张彩霞的丈夫在位于北大街的陕西科技出版社工作,到西安的一个多月,张彩霞就住在出版社的家属院里。白天,丈夫上班大儿子上学,张彩霞就一边照看老人一边带着丁丁。

3月7日上午,她洗了几件衣服,突然发现原本在院子里玩耍的丁丁不见了。

“到处喊他不见应声,我就赶紧跑出去找,有人说在北大街十字的天桥上见他了,但我和婆婆那天一直到天黑也没有找到。”

好端端的儿子突然丢了,张彩霞的天塌了。那几天,她失魂落魄地守在北大街十字,希望儿子走失只是老天跟她开的一个玩笑。但从那天起,丁丁就从他们一家人的生活中消失了。29年的漫漫寻亲路有多漫长,丁丁的哥哥张陕通最有体会。“我只比弟弟大两岁,他走丢时,我也才上小学一年级。有两年时间,父母就奔波在寻找弟弟的路上,听到哪里有线索,背起包就走,一走就是个把月。那几年,我们家一天正常日子都没有过过。”

两年里寻子未果,张彩霞决定,守在孩子走失的地方,等着他回来。

  为等儿回家 她到医院干保洁

1991年,张彩霞到交大二附院做起了病房保洁员,一干就是27年。这些年,她的家搬了,工作却一直没换。休息时,张彩霞总喜欢找这里的医生护士聊天。“就希望有人还记得当年的丁丁,能给我提供一点线索。”

北大街十字的天桥,曾一度是她对儿子回家的寄托,她总觉得儿子肯定记得这个桥,守在这里,儿子一定会回到她的身边。10年前北大街天桥拆除时,张彩霞心如刀割。“有一天早上从这走看见桥没了,我一下子就哭了,就觉得孩子回家的希望又被冲淡了。”

事实上,张陕丁的记忆里还真的有这座天桥,2012年开始,他也在寻找自己的家人。

他是从同村人的只言片语中,得知自己不是“那个家”的亲生儿子的。“其实小时候就有人在我跟前说过这样的话,但我当时不愿意相信。6年前,我的朋友再次提起,我这才确信自己在别的地方还有一个家,还有父母亲人。”这些年,张陕丁通过网上发帖等形式,多次试图寻找亲生父母,但一无所获。

2017年1月,西安警方找上家门给他做血样采集后,这骨肉至亲团圆的一天,才终于到来。

  DNA比对成功 让失散母子团圆

负责此案的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刑侦民警南涛昨向记者介绍,早在多年前,张彩霞夫妇已就自己儿子失踪一事向西安警方报案,并采集血样将DNA录入了全国打拐数据库。日前河南省人口普查,公安部发现张陕丁的血样DNA与张彩霞夫妇比对成功,便将比对结果下发到了西安市公安局。

“收到这一比对结果后,上级领导高度重视,立即抽调6名警力深入调查张陕丁被拐案。我们担心库里的DNA数据久了出现偏差,还特地再次对张氏夫妇进行了血样采集,又赶赴河南采集了张陕丁的血样,送到省厅做二次比对。2月12日比对结果一出来,确认无误,我们就第一时间通知了当事双方。”

至于当年5岁的张陕丁如何到了河南,南警官告诉记者,据张陕丁的养母称,自己是从一个老人手里花了2300元左右将他买来的。“她说具体年份时间太久记不清了,只记得是一年的农历二月初二,她去赶集,看到一个60岁左右的老人带着个小男孩,说自己家里娃多,养不起了,要把这个孩子卖掉。她大儿子有心脏病,就将这个男孩买回了家。”而这名老人的信息,张陕丁的养母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张陕丁本人也没有任何关于这段经历的记忆。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中。”南警官说。三秦都市报记者 张晴悦

责任编辑:千哲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