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林散之”当信使

摘要:2017年即将结束之际,与刘君、李君酝酿已久的南京之行终于成行,我们此行的目的有二,一是走近林散之,拜谒瞻仰他那龙翔凤舞又气息畅达、神鬼莫测、韵致高标的书法艺术。

位于南京市浦口区乌江镇江上村的林散之故居牌楼

2017年即将结束之际,与刘君、李君酝酿已久的南京之行终于成行,我们此行的目的有二,一是走近林散之,拜谒瞻仰他那龙翔凤舞又气息畅达、神鬼莫测、韵致高标的书法艺术。然散之先生已于上世纪的1989年仙逝,要走近他的艺术世界,全赖其如今已逾九十岁高龄的长子林筱之先生为媒,好在同行的刘君与老人有二十多年的友谊,此行幸赖有他引领。再说筱之老人也自是不同凡响,除享高寿外,早年在华东艺专随潘天寿、黄宾虹学画,又兼追随父亲散之左右数十年,得其亲炙。书法造诣自是了得,享盛名于江南,故我们此番赴宁目的之二,也自有一番向筱之老人求墨宝的心思在里面。

“古今画府常留我,写魏碑晋帖;凡德社区日有谁,画春树秋山”。林筱之老人自撰的这幅楹联生动形象地写照了他如今的生活状态。

微信图片_20180224161408

林散之长子林筱之老人在工作室创作

话说散之老人尚有一女,早年远嫁吉林,数十年间不通音讯,散老暮年很是牵挂,故在去世前一再叮嘱长子林筱之要寻找其姐姐。刘君与筱之老人的交谊便开启于老人那时东北寻阿姐之行中,在吉林数天的时间里刘兄又是为老人提供交通便利,又是协助安排吃住,兼不辞辛劳的陪同寻访,故十数天下来,终得姐弟团聚,老人自是感激有加,从此与刘君以伯侄相称待。

抵达金陵城已近黄昏,因随行的李君是首次来宁,我们决定第二日上午拜访林筱之先生,想那阵老人精神状态会好一些,便于我们求字。当晚我们陪伴李君参观了南京夫子庙、游历了秦淮河、穿梭了乌衣巷。是夜,三人带着疲惫与满足进入梦乡。

第二天,我们一行三人如约来到位于金陵城东的凡德艺术区(原金陵制造局旧址),见到了令我们敬仰已久的林筱之先生。九十高寿的筱之先生操一口江南普通话,衣着简朴,思维敏捷,寒暄过后老人不但爽快的应我们所请,以他那和雅圆润、高古朴茂的笔墨风格分别为我们三人书写了“得失寸心知”、“安常处顺年”、“安且吉兮”、“四海皆故人”数幅书作,还复按我们提意,给我们每人钤盖了一纸书画常用印,供我们赏玩留念,令我们此行心愿悉皆满足!

林散之先生题《蒙子军书画》封面

交谈中,聊到西北书坛的人事,我提到了远在甘肃兰州的军旅老书法家蒙子军。子军先生乃陕西省泾阳县人,早年携笔从戎,以一枝竹管效力服务于西北部队,终成大名。于绘事、于真草隶篆诸艺皆能,尤以一笔雄健豪纵、舒卷自如的草书名动大西北。退职前担负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副主任、甘肃省书协副主席,中国书协理事等多项军内外社会职务。二十年前我与其曾有过一面之缘,且有幸得到过其惠赠的条幅一幅。话题讲到蒙子军,筱之老人立即变得兴奋起来,连连说“我认识,我认识”,并当即说“我写一封信,托你们代交蒙子军”。说罢老人便铺好工作人员准备的纸笔,执一管细毫在手,写出了如下长达250余字的信函:

林散之长子林筱之老人写给蒙子军先生的信

子军先生雅鉴:

多少年分别了,都还在人间,真是幸运!我以书画为生,家父已逝去,家乡已建有林散之故居和林散之纪念馆。被国家评为百年巨匠之一。去年家乡政府拨款二百一十亿人民币建设家乡为文化城市和“草圣书乡”,子孙享福,感谢政府,我已为之立块碑林留传人间,先生若有空闲时间,望写一块碑文以留传后世,想当兴然允诺。碑高六尺,宽二尺五寸,碑文面积略小点……明年底建设工作可全部结束,望能约好朋书友来此一游。日本一级书道家大都有作品寄来,已刻制完。即此渴望乃结缘耳。现在市场书画销售萧条,西北如何?

即此敬颂军安!

林筱之

丁酉年十月

老人在写好并稍加订正了数字后,取出一印有“林筱之书画屋”字样,并印有南京市浦口区乌江镇林散之故居地址的中号信封,郑重地在上面写下了“拜请面呈蒙子军先生启,林散之长子林筱之拜”两行字,然后折叠出抬头子军先生雅鉴一行后,装入信囊,交付给了我。

怀揣着满满的收获以及林老的嘱托告别凡德艺术区后,我们即按照筱之老人的关照和安排前往四十余公里外的浦口区乌江镇书圣故里参观拜谒。车达乌江镇,远远就看到了立于路旁,书有“草圣故里”灰白相间的新建牌楼。拐入左手继续前行,一路都是富有浓郁文化气息的景观设置。复行数里,经过小石桥,一座高大壮观的石牌坊立在了面前,我们知道林散之故居到了。由于有筱之老人的关照安排,故居的工作人员一一向我们打开了故居纪念馆、江上草堂、散木山房以及作品陈列室、陵园等,任由我们尽兴参观,同时还引我们浏览了故居周边正在建设中的碑林、凉亭、池塘、绿地等等一应景点,令我们大开眼界,大涨见识。

林散之先生当年居住,创作的江上草堂

在散老故居参观过程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以下楹联:

首先是赵朴老的题诗“雄笔映千古,巨川非一源”。它准确地评价了散老书法独步古今的丰姿和成就,以及成就其高妙书艺的广博学识与丰厚积淀。

另外,筱之老人用隶书书写于院内门上的名言慧语也无不妙趣横生,既给来访者以启迪,也展示了挥毫者身上浓浓的古风雅趣,这里笔者把它们摘录如下:

有人笑迎,无客闭户。

有书有画,存印存章。

客来四友,人走孤灯。

别居静幽,家宅深邃。

花依散木,人伴山房。

九牧家声,八闽世泽。

乌江镇街口的景观中弥漫着浓浓的书韵墨香

归来长安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把筱之老人的信早日送达蒙子军先生手中。故在归来的第二天我即开始寻找蒙子军先生,先是问了西安这边军队干休所的熟人,没能寻访到任何消息。后又托与蒙先生同出一县的一名军队老领导打听,还是没有结果,最后我想起了曾在兰州军区文化创作室工作的油画家顾国建。果然,通过他我联系到了蒙子军先生的儿子蒙虎。电话中蒙虎告诉了我其父亲在兰州的地址和电话。于是我修书一封,讲了受筱之老人之托捎信的经过,连同筱之先生的信件一起寄往了蒙子军先生的休养地——兰州。

信寄出去不到一周后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家中饲弄花草,即接到了蒙子军先生的来电。电话那头,蒙先生的声音清晰、洪亮而又爽朗。一开口,先生先就我为转信给他而受的周折表达了歉意和慰问,然后告诉我他已退体十五六年,目前主要是以有限的精力从事书法研究和创作。电话中,蒙老问我这会儿忙不忙,不忙的话,可多聊一会。能聆听谈兴正浓的蒙老讲述书坛逸闻旧事,我当然求之不得,便连连说“不忙不忙”。就这样,那天下午我和蒙先生在电话中一聊就是大半天,从蒙先生口中我得知了关于书法、关于林散之许许多多的往事。

蒙子军先生写给林筱之老人的回信

从蒙老口中我得知,林筱之带信给他,并选择他给散之老人的碑林题词,自有一番渊源。原来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蒙先生就有了和草圣散之老人之间的交集。八十年代初期,军内书画界举办了一次规模宏大的巡回展。篆刻展在重庆、书法展在上海、国画展在南京,当时蒙子军先生受命率领西北五省区的陕甘宁青新众军旅书画家前往南京观展。观展之余,他们慕名拜访了心仪已久的林散之先生。当年一代草圣散之先生已年逾古稀,听力不好,日常起居及接应全赖其子林筱之张罗回旋。

蒙先生告诉我,林散之先生当时住在江苏省为他修建的一处独院内,院内有一幢小楼,楼下住着林散之,楼上住着钱松喦。那日他们同去的有徐悲鸿先生的学生刘蔚,西安美院老教授郑乃珖等。到时,七十多岁的散之老人已坐在桌前,因天生左耳失聪,加之后来随着年龄渐大右耳听力也严重不济,老人桌上放着一沓纸,和人交流基本靠相互书写,也正是这个原因,其书作落款常署“散耳”或“左耳”。交流中,谈到自己的书艺,散之老人谦虚地向蒙子军一行说,自己写得并不好,还在探索中!鼓励他们多向古人学,多向字外学!临别时,老人问到他的愿望,蒙子军小心翼翼地提出了拟请写幅“蒙子军书画”以壮它日办展时行色的愿望,老人当即便答应了。在散之老人的示意下,一旁的林筱之拿出了一令四尺三裁的宣纸,提笔留下了他那弥足珍贵,世所景仰、富有龙蛇之姿的墨宝。

电话中,蒙老掩饰不住当年的兴奋说道,笔是用刘蔚给老人特制的一管长锋羊毫笔写的。刘蔚一看老人要开写了,就从口袋里掏中了自己预先准备好了的这支特制笔递了过来,林老用后连连称好!

蒙老说那天林老只给他写了作品,其他人都没给写,随后,他们就移步到林筱之的房间继续聊去了。蒙老补充说,当时,林筱之五十开外,人也和善,和他父亲身材、气质、神态都可谓神似!

蒙老还补充说,其实早在这次拜望林老的两年前,他就通过南京军区的同志求到过林老的一幅作品,这件墨宝当时还是这位同志通过军队机要机构寄到兰州军区的。之所以能两次顺利收藏到林老墨宝,其机缘来自一部书法集。蒙老说,八十年代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咱们国内出版了一部中日书法交流展作品集,真真造化助人,他竟有幸和书圣林老荣列一面(翻开那面书页,左手是蒙子军,右手是林老)!蒙老说,也可能就因为这种机缘,林老看到过他的作品,也记住了他的名字,才一直对他青眼有加。

令蒙先生心怀感激的还有这么一件事,一次他从陕西书坛耄耋老者、享誉三秦艺苑的陈泽秦(少默)老人转述中得知,林老曾赞美过后学蒙子军的草书为“江北一人”!尽管蒙子军清醒的认识到这赞誉中有赏识、有抬爱、有鼓励,但亦足以令他对林散之老人的厚爱而感激莫名了。

林散之先生书法作品

电话中,讲到为林老题写碑文的事,蒙老告诉我,接到信的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觉得不能写、不敢写!他说,林老太伟大了,其书法神鬼莫测、超迈古今,独以意趣取胜,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大美蕴含其中。面对这样的智者和圣手,他实在不敢妄评,不敢妄写!甚至连赞美都不敢!蒙老还说林老活着时自己原是想经过一番认真的准备,打算要专程到南京正式拜林老为师的,但未曾想,当一切还在准备中时,林老已于1989年深冬溘然仙逝了。留给他的是无尽的哀痛与永远的遗憾。

最后,蒙老说,这几天经过认真思考后,他打算书写一首林老的论书诗以颂,并供林老故居刻碑,同时也表达他的无限敬仰!电话中蒙老深情地吟咏道:

书法由来智慧根,应从深处悟心源。

天机泼出一池水,点滴皆成屋漏痕。

接着他说,落款就写上“恭录散之大师论书诗以为感惠也”。

我听后击节叫好。连连称善。为林老,也为蒙老,更为我们不灭的古风!

责任编辑:千哲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