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爱新觉罗·溥仪本纪

13

愛新覺羅·溥儀,滿洲人,清宣統帝也。

宣宗之曾孫,醇賢親王奕譞之孫。

監國攝政王載灃之子也,于德宗為本生弟子。

母為嫡福晉蘇完瓜爾佳氏。

瓜爾佳氏者,孝欽後重臣榮祿之女也。

孝欽素喜之,調教宮中,指婚載灃。

丙午春正月十四,誕于醇邸。

壬申,德宗疾大漸,孝欽後命教養宮內。

及詔下,醇邸皆驚,一如德宗沖齡入宮時。

太福晉慟哭:

家門何罪,連遭此變?

君亦哭鬧,焦氏以乳含之旋走。

癸酉,德宗崩。

奉孝欽後懿旨:

入承大統,為嗣皇帝。嗣穆宗,兼承大行皇君之祧,時年三歲。

載灃監國,大事並請隆裕皇太后懿旨,詔行三年喪。

甲戌,尊孝欽後為聖祖母慈禧端佑康頤昭豫莊誠壽恭欽獻崇熙皇太后為太皇太后,兼祧母后皇后為皇太后。

先是,太皇太后並亦違豫。

是日,崩。

十二月二日,登基於太和殿。

坊間傳言:

時為隆冬,滴水成冰。

群臣諾諾,君已昏昏。

哭號不已,反復曰去。

載灃首俱為汗,頻頻叩首:遽卒,輒止、輒止。

世人視為不詳,孰料一語成讖。

越年,改元宣統。

己酉正月,同盟會廣州起事,旋敗,孫文遁海。

辛亥雙十日,武昌首義。

朝野震驚,君下罪己詔。

人心所向,天命可知。

兵鋒所迫,南北和議。

越年春,隆裕頒詔:

何忍因一姓之尊榮,拂兆民之好惡。

特率皇帝將統治權諸全國,定為立憲共和國體。

近慰海內厭亂望治之心,遠協古聖天下為君之義。

君乃退位。

共和既成,遂有白馬之盟:

歲供四百萬,暫厝紫禁城。

庚戌,君六歲。

始讀書於瀛台補桐書屋,為德宗幽禁處也。 

太后指陸潤庠、陳寶琛、梁鼎芬諸大儒以為帝師。

凡七載,君朝夕所學為;

《十三經》《大學衍義》《朱子家訓》《庭訓格言》《聖諭廣訓》《御批通鑒輯覽》之類,未聞西學諸科。

壬子元旦,袁慰亭遣使賀儀如舊,仍待君臣之禮。

經月,隆裕太后薨,國府弔唁,半旗致哀。

君在宮中,仍以宣統紀年。

常設府司,有內監,故臣贈諡,不改衣冠。

嘗遍觀志怪小說,權當自樂,配以插圖。

多為另類傳奇,觀之無不腦洞大開。

癸丑,參政院非議,遂有善後七條。

丙辰夏,定武軍入京,逐黎黃陂。

辮帥張勳傳檄天下:以奉還大政為己命。

七月一日兵變,宣統復辟。

當是時,君尚未及舞勺,連下九諭。

越兩日,段芝泉興兵伐逆。

十二日,張勳遁紅夷使館。

旦日,君退位,凡十一日。

曾有鐵鳥翔於紫禁城,俄頃擲飛彈,毀延禧宮,是為東亞空襲之始。

12

戊午,蘇格蘭人莊士敦至北平。

入紫禁城為帝師。

君始聞算學、寰宇,堪輿、國故。

師生甚篤,傳為佳話。

君眼界大開,始服西裝,剪辮發。

嘗習西語,為萬一計,局勢但變,則出洋遠走。

宿儒遺老陳、鄭皆曰:惡。彼等文臣武夫,無日不循循誘之恢復祖業。

君亦無奈。

胡適曾謁之,慨嘆:

彼為弱冠少年,煢煢孑立於深宮;

欲尋一同年交疏吐誠,亦為人之常情。

又仿作 《三希堂偶銘》 刊於海上雜誌。

或謂一發不可收拾。

又假名鄧炯麟投鸚鵡詩三篇於報章。

與莊生相處愈久,傾慕遠方之心愈炙。

莊生投桃報李,詳解西方器物不絕。

遂一一嘗試,樂此不疲。

莊生去國後,曾著書:紫禁城之黃昏,刊行海內。

寰宇始知東方末代天子之面目;

並西譯其鸚鵡、浮月、荷月舊體詩,舉世見微知著又窺君之才情。

後歲,君自揭謎底。

所謂鸚鵡詩,蓋抄襲明人所作矣。

自辛酉秋,為日後圖謀。

嘗授意溥傑,以鑒賞故,調閱舊藏翰墨,攜帶出宮。

當日所出文物典籍,價值連城,皆為國寶。

後歲,逃亡遼東,餓殍遍地。

君與群臣亡於道,嘗易餅而食。

流失湮沒民間者,不知凡幾,殊為浩劫。

14

十二月一日,大婚。

一后一妃,曰婉容:燦若桃花,曰文繡:靜若秋水。

曾為一后一妃備婚戒,頗費心思。

命巧匠鐫尚書•大禹謨:人心惟危,道心惟微; 惟精惟一,允執厥中。

十六字於內,以表心聲。

兩姝初於君相得益彰,後婉容排擠,君亦絕情。

文秀長歎:

吾欲寄君一曲,不聞曲終人散。

終離異,事發宮闈,曠古未有。

君顏面盡失,未返躬內省,反求諸己,但責婉容。

故文秀走後,帝后漸行漸遠漸無書。

君於禁中,或吟詠詩書、或丹青調琴。

至若鬥鷹走犬,不一而足。

時有微服,出入乘鐵馬,曰:別克。

癸亥,馮煥章負白馬之盟,部曲鹿鐘麟逼宮。

彼時,置巨炮於宮門,限時一刻即走。

君聞而大驚,旋收拾私物出宮。

鹿對君曰:

此後,汝甘為國民?或為帝王?

君曰:

既走,必不為帝,甘為黔首。

鹿笑對:

即為國民,自當護之。

是日,宮女太監均任遣散,遂絕於世。

君倉惶北府,旋遁東瀛使館。

旦日,段芝泉不滿:

頃聞皇宮鎖閉,迫移萬壽山等語。要知清室遜政,非征服比。

優待條件,全球共聞。

迫之,於優待不無刺謬,何以昭大信於夭下乎?

望即從長議之可也。

馮複電謂:

此次班師回京,自愧尚未做一事。

唯有驅逐溥儀,乃真可告天下後世而無愧。

是故,君與民國又生罅隙。

甲子春,移居津門租界。

先張園後靜園。

日與前朝遺老並諸侯張雨亭、段芝泉、吳子玉奔走往來。

東瀛報章皆示同情,徐圖滿洲,張目造勢。

辛未遼東巨變。(即 九一八事变)

後三月。得日酋土肥原之助潛旅順,旋至奉天。

壬申三月一日,滿洲國立,稱攝政。

旋簽日滿議定書,年號大同。

甲戌改國號:滿洲帝國。

稱皇帝,改元康德。

嘗著戎裝照,兩登時代週刊,謂為殺伐遠東危機之四巨頭之一。

婉容形單影隻,鬱鬱寡歡。

至新京後,寂寞深閨,或見幽人往來。

但奢鴉片,猶入冷宮。

嘗迎娶貴人譚玉齡。

相期五載,一朝離世。

時有傳言,蓋遭倭人毒手。

因循吞併朝鮮,以和親之名,改李朝血脈事,今故計重施。

不成,乃假手禦弟溥傑。

送新婦,曰嵯峨浩。

君黯然銷魂,貼身攜玉齡之小照,須臾不離。

由通化至伯力,又伯力至撫順。

一至北平,可謂一往情深。

坊間傳君有斷袖之癖,汙穢之行。

皆出內監孫耀庭之憶,多為孤證,不經推敲。

君之訛傳,蓋因體虛。

又文秀出走時嘗大白天下:

侍帝九年,未蒙一幸。

越年,又策貴人李玉琴。

彼時堅信東瀛必勝,嘗為神風死士敬酒壯行。

舉國狂熱,或曰:

鴨綠江畔,長白山頭,有揭獨立之旗、翻自由之幟者,果何國乎?

曰滿洲大帝國是也。

吾國自成立以來,萬方向化,四海風從。

內而王道治國以求人民之幸福,外而親仁善鄰,以謀東亞之和平。

果由此百廢俱興,蒸蒸日上,則注重實業,工藝必因之而發達,提倡農學,米穀必以之而豐收。

行看國用日裕,國勢日振,自不難與東西諸列強,頡頑於宇宙間矣。

此為君半生宏旨,亦為其一生汙點。

或曰:

彼幼時兩度稱國,乃黃髫稚子,又曰天命,蓋非得以。

及壯歲,假敵國之手,行復辟舊夢。

陷生民於塗炭,罪不容誅。

欲辯此大義,當回首國故:

辛亥時,革命黨舉十八星旗首義,號為: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

蓋以逐清室於漢地十八省、複朱明版圖為己任。

並無一統關外滿蒙之議。蓋彼非漢地,故無所想。

當是時:

孫文至南京就職,率左右謁明孝陵。

告天下曰:民國一統,漢地盡複矣。

是故,孫文嘗謂:滿洲盡可託付東瀛。

後之觀史者需設身處地,當日之滿洲非今日之遼東也。

有謂孫文為賣國者,不明此例也。

蓋滿洲非中華故地,何賣之有?

故南北和議後,民國初倡:五族共和。

漢、滿、蒙、回、藏乃為一體,曰中華民族。

是故,滿蒙心思各異。

有蒙古王公獨立于先,肅親王等宗社黨立志復滿於後。

蓋退位詔書為城下之盟,漢人治漢,滿人治滿,天經地義也。

日俄垂涎滿洲已久,故頻生變故,終釀事端。

癸亥北平政變,逐君出宮負盟在前;

北伐之後,孫殿英洗劫東陵震驚於後。

清室如喪考妣,民國置之不理。

君曾告天:此仇必報。

遂有日後滿洲附逆之行。

彼時,嘗雄心勃勃,定大新京都市計畫:

舉凡帝宮、機關、道路、公園、運動場,居住、商業、工業占地萬頃。

人口愈百萬。關東軍營壘、機場、靶場無數。

終戰擱淺,亦初具規模,遠超東京,號亞洲第一。

越三年,內戰圍城,新京幾毀。

後人掩面而歌:

風兮鳳兮,何德之衰;

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

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

逝者已矣,是為不幸;

生者如斯,情何以堪?

乙酉八月八日,蘇俄宣戰,滿洲國亡。

又七日,倭寇投降,頒退位詔。

當日,向東而拜,痛哭失聲,淚如泉湧。

左右倭人,淚下不已,乃不滅口。

平心而論,彼未負仁義。

而其後君之言行,似有不堪。

旦日,欲浮海東瀛,旋被蘇軍執於奉天機場。

複囚五載。

彼時于伯力城,待遇尚優。

間赴遠東,出庭證言:

身為傀儡,仰人鼻息;

諸般罪惡,皆為脅迫;

但言彼過,略及己非。

君屢言歸化於前,複證誑語於後。

世人諤諤,歎為觀止。

庚寅八月,遣返過綏芬河。

上不忍誅,入撫順與披甲人為奴。

君臣同行者二百六十三人。

彼時編號:九八一。

一入圜土,凡十載。

君於囹圄,耽念玉琴,嘗柳毅傳書。

自乙酉一別,悠乎十載。

久別重逢,情愈深而思愈切。

然終為夫婦之倫所繞,玉琴絕望於先,離異於後。

君遭逢二度,無可奈何,以淚洗面。

丙申冬,上詔論十大關係,遍行天下。

11

曰:

前朝餘孽,必三省其身。

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行拂亂其所為,勿處決如流。

君或為求生,逆來順受。

己亥冬,乃特赦,君為甲字第一。

庚子春返京,為禦花匠。

嘗口述一生行止曰:《吾之前半生》。

有司遣李君潤色有加,遂行海內。

後時風日緊,稱為毒草,君惶惶不可終日。

有識者謂:

前半卷多宮圍秘聞,後半卷多口是心非。

姑妄言之,姑妄聽之。

某日,嘗遊故宮,聞購票方得入。

君喃喃不絕:

嗚呼,人說滄海桑田,佛說世事無常,榮華富貴,南柯一夢,此為一例也。

是時,東海揚塵,革故鼎新。

至人廊下,焉不低頭。君伐毛換髓,遂有岸穀之變。

是時,君家徒四壁。

忽有舊人來訪,曰王敏彤者,婉容之表妹也。

君大婚時,姝僅指數之年。

當日入目者:

非生殺予奪之帝王,唯溫文爾雅鄰家之兄長也。

朝思暮想,倏忽五十載矣。

姝守身如玉,猶待君憐。

君大警:

蓋因江山易色,遇宗室舊臣避之不及。

遂不見,姝飲恨,鬱鬱而終。

壬寅春,周公撮合,適李淑賢。

內事不合,反復再三。

君懼離散之苦,半生漂泊,年近花甲,但求安穩。

周公有聞,斡旋再三:吾亦無子嗣,權且伺左右。

淑賢遂緘口。

甲辰,君擢太常寺贊禮郎。

丙午紅潮鼎興,周公照拂有加,君尚能殘喘。

丁未秋,君癃閉日甚。

周公指名醫把脈,無效。

十月十七日,崩。

葬八寶山。

乙亥秋,複葬于易縣華龍,遙對清西陵。

捧骸骨者,淑賢一人爾。

論曰:

君沖齡嗣服,總角退位。身世輾轉,半生傀儡,半生蟬蛻。

大變既起,遽謝政權。三稱人君,幾為囚徒?

一生孤家寡人,身前無父母之愛,身後無天倫之樂;

嘗婚五次,不知孰為真愛;屢陷絕境,乃避生死幾何。

以黔首之身沒於亂世,遂開千古未有之奇。

虞賓在位,文物猶新。

是非論定,修史者每難之。

君一生起伏,驚濤駭浪。

或謂資質平庸,或謂大智若愚。

嘗深諳生存之道,懦弱似德宗,殊少帝王氣。

弱冠之前詘於後宮諸太妃;

逼宮之時詘于民國諸新貴;

及至滿州國十三載詘於倭人淫威;

滅國詘於彼邦,歸國詘於新朝。

終其一生,未聞其抗言也。

蓋生於帝王之家,長於婦人之手。

屢至風口,實屬無奈,所謂造化弄人也。

然孔子作春秋,筆則筆,削則削。

所見之世且詳於所聞,一朝掌故,烏可從闕。

儻亦為天下後世所共鑒歟?

责任编辑:徐文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