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难于上青天”到坦途通四方

摘要:从“难于上青天”到翻越不再难,陕西路网建设成果丰硕;从出行不再难到越来越便捷,陕西路网肩负着更多的时代责任。

“20世纪70年代,汉中通往外界的道路大都是坑坑洼洼、曲折难行,路窄坡陡弯道多,晴天伴着灰尘,雨天裹着泥泞。”9月26日,82岁的老段长吴林森一见到记者就打开“路”的话匣,先来了这样一段开场白。

光影1.jpg

修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高江路是姜眉路与316国道高桥铺段连接的主干道。

以前去西安 想到山道弯弯就头疼

吴林森是原汉中公路管理段副总段长。他说,过去,大家提起去西安就头疼,平时没啥大事根本就不出远门。“1987年3月的一天,我们要到西安参加一个工作会议,8时20分,一行20多人坐着一辆大敞篷车出发。316国道宝汉线段因为积雪,路特别滑,车到秦岭山顶已经18时了。因为路况不好,我们担心到宝鸡市晚了登记不上客房,就事先和宝鸡那边的同行联系,让帮忙先登记好客房。谁知路上遭遇堵车,一堵就是八九个小时,宝鸡的同志过了零时等不见我们的消息就着急了。那时没有手机,通信不畅,20多人坐在车里只能干等。”吴林森回忆着这段路的酸甜苦辣。

光影2.jpg

说起通往秦岭以北道路的新旧变化,82岁的吴林森如数家珍。

有了这次遭遇后,吴林森再次去西安开会返回汉中时,考虑到下雨怕道路拥堵,就开车走108国道周佛线,没想车到周至县境内,洪水把路给冲毁了,他们立即又掉转车头赶往宝鸡,走316国道。零时许,车到宝鸡收费站,没想到那里的洪水更严重。为了赶路,他们又掉转车头折回周至县。那次从西安返回汉中,光在路上就折腾了3天。

47岁的郭世昌,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汉中公路管理局做司机。“记得当时,汉中的城固、洋县道路大部分是二级路面,可108国道周佛线的大部分道路属于三级路面,路窄坡陡弯道多,开车很累。”郭世昌说,那时去西安是最头疼的事。1999年秋天,单位有个急事要开车去西安,没想到车行至土地岭时,前方发生一起车祸,一堵就是五六个小时,单位负责人坐在车上急得不得了。

“我是学水利工程的,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原汉中地区水利局,之后调到公路部门工作直到退休。”吴林森回忆,1957年宝成铁路通车之前,他家在四川成都的同学来汉中要先从成都到重庆,再坐轮船到武汉,接着还需要坐火车到西安,光在轮船上就要3天时间。那时候,虽然汉中到西安只需一天时间,但票却很难买。“记得1961年10月,我从陕西工业大学(现西安理工大学)毕业分配到汉中工作,从西安出发到汉中走了5天。第一天从西安到阳平关,然后在阳平关等去汉中的车就等了3天。我们一行20多人是第4天14时许坐上解放大卡车的。车上没有凳子,我们就坐在自己的行李上,18时许才到宁强县大安镇。第5天7时许坐车,到汉中已过18时了。那时车票只有几块钱,但车上没座位。你想,从阳平关到北京才14.98元。”吴林森说,20世纪70年代,汉中大部分国道是料姜石路面,留坝县一带还是砂石路,到了70年代后期沥青路面才出现。

光影3.jpg

90岁的许玉保(中)回忆当年开车走阳平关的路况。

“当时去西安办事,除了坐汽车,还可以坐火车,不过得先去阳平关或者略阳才能坐。”吴林森说,那时回趟湖北老家也挺麻烦的,从阳平关坐火车到西安住一晚,第2天10时再坐火车,第3天下午才能到武汉。

宝汉线的开创者

“最早穿越秦岭的公路,只有316国道宝汉线,开创者是赵祖康、张佐周等。”吴林森说。

资料记载,赵祖康毕业于交通大学唐山学校(今西南交通大学),是公路工程与市政工程专家。20世纪30年代初,他从事中国公路的创建事业,为发展现代公路奠定了基础。由西安到汉中的西汉公路,赵祖康从选线到施工全程参与。其中新修工程是从宝鸡到汉中的这一部分,全长254公里。这条公路所经之地,就是古蜀道的北栈道部分,唐朝诗人李白曾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名句。这条公路自1934年年底动工,1936年5月开通。秦岭的越岭线,回旋舒展,鸡头关的沿溪线,雄伟壮观,加上跨越褒河的钢桥和凿穿嶂壁的连环三洞,风景幽胜,获得了专家的好评。

光影8.jpg

汉中市公路管理局职工张纪平展示当年拍摄的路况。

张佐周,高级工程师。1932年毕业于北洋大学(今天津大学)土木系。当时汉中到白河县的汉白路,就是他勘测设计的。后来,张佐周还参与了西汉公路鸡头关大型钢架桥的设计和修建。秦岭柴关岭上至今仍有张佐周的题字。

现在路宽景美更便捷

9月1日,记者在汉中市劳动西路汉中市汽车运输总公司家属院见到了90岁的许玉保。他从部队转业到汉中,在汉中市汽车运输总公司工作,见证了汉中公路交通运输业的发展历程。

光影4.jpg

2017年12月6日,西成高铁正式开通运营(10月2日翻拍)。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由本报记者 喜顺摄

20世纪50年代刚到单位时,作为司机的许玉保经常跑汉中到宝鸡这段路。许玉保回忆,那时,他开的车是用木炭燃烧做动力的货车。这种货车一般能拉4吨货物,从汉中到宝鸡之间有两个站加木炭,相当于现在的加油站。一站加两篓,篓高1.5米、直径0.5米,总共加4篓。车上有两个管道直通发动机,木炭就加在管道里。当时,道路太窄,每次会车都很困难。“你看现在这路,路宽景美,褒河到阳平关还不到两个小时。”许玉保说。2007年,秦岭终南山公路和西(安)汉(中)高速公路的通车,让制约陕南经济发展的秦岭天堑变通途,数万辆车穿梭在秦岭间,汉中市走向了全国。

光影5.jpg

汉中市宁强县城通往阳平关镇的公路。

光影6.jpg

108国道汉中市宁强县五丁关段(摄于1996年)。 张纪平摄

汉中市汽车运输总公司经营处处长余胜华说:“你看这些年西汉公路的路况变化多大?路面由原来的砂石路面、料姜石路面,变成了现在的水泥路面,翻越秦岭的南北出行方式也有了高速公路和高铁的多种选择。现在有个急事,14时坐高铁15时许就到西安了。”余胜华爽朗的笑声中,传递出新中国成立70年来汉中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带来的喜悦。

光影7.jpg

2007年9月,陕西第一条穿越秦岭的高速公路——西(安)汉(中)高速通车。图为西(安)汉(中)高速汉中段。

记者手记

路畅万事兴

喜顺

不仅是吴林森这样的“老公路”感慨交通建设的巨大成就,对出行越来越便捷的愉悦体验,每一位国人和来中国旅游、学习的外国朋友也都有真切感受。打开新中国成立70周年辉煌成就的巨大画轴,通向幸福的“这条路”——中国公路和铁路的发展史,在人类交通发展史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公路总里程达484.65万公里、高速公路达14.26万公里,居世界第一;铁路运营里程突破13万公里,其中高铁运营里程超3万公里,约占世界高铁总里程的2/3,稳居世界第一。中国面向未来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已呈现在世界面前。

近年来,陕西公路网以米字形构架融入全国干线路网,奠定了陕西在全国公路网中的枢纽地位。数据显示,陕西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居全国第9位,西安更是成为全国第二大高速公路节点城市。在建设公路主干线的同时,陕西农村路网按照村村通规划,将致富路修到每村每户,促进了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也助力了打赢脱贫攻坚战。

回望来路,陕西公路网取得的巨大成就,离不开像吴林森这样一代又一代“老公路”的艰辛付出,离不开设计规划、管理养护等每一个环节的辛苦努力,更离不开有关部门做实做好民生工程的初心坚守。

交通出行承载了老百姓的幸福感和获得感,每一公里增加的都是老百姓对品质生活的真实感受。从“难于上青天”到翻越不再难,陕西路网建设成果丰硕;从出行不再难到越来越便捷,陕西路网肩负着更多的时代责任。

责任编辑:宋星辰

免责申明

1、“荟萃网”致力于提供合理、准确、完整的资讯信息,但不保证信息的合理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合理、不准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2、任何由于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得免责。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网站均得免责。

3、本网站如因系统维护或升级而需暂停服务时,将事先公告。若因线路及非本公司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使用者因为违反本声明的规定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5、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6、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7、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